亚丽

银魂主银桂,可吃桂银,终桂,青葱。文野宰厨,无cp。普通地看火影,案山子角色粉,吃卡伊,自蛇不拆不逆。刺客信条el,看情况可能复活_(:з」∠)_游戏王暗游戏本命,蟹哥男神,偶尔写暗表但其实cp是北极点暗蟹

To Be Loved or to Be Feared (Humphrey/Bernard) 06

在YPM系列最后再耽搁一点,就要回溯到YM了。那时候小伯纳的风格还没有这么自如,戏份也少,大多是低眉顺眼冷眼旁观。虽然我个人感情上更喜欢YM里的Bernard。也许是因为学霸气质更重吧!




果不其然,因为利益破裂的联盟最终还是要用共同的利益挽回。Bernard从首相的电话里偷听到有关civil servant收入的消息,马上就知道这一次他们需要Humphrey才能扳回这一局。Hacker挫败Humphrey之后忘乎所以,一得意就玩大了,而且下意识地又觉得可以完全相信自己的私人秘书了。听首相和顾问的电话当然是不允许的,但是事实上……这可不是Humphrey教的,Bernard无师自通。
修理内阁秘书偶尔是免不了的,要点是留有分寸,通常情况下不会有首相真的要把自己的内阁秘书扳倒,这样对他自己的工作也没有什么好处。尤其是Hacker这个水平的首相。Bernard本来以为Hacker还会像以前一样,拿出“如果不是你还有用,早就把你扫地出门了”的态度,结果可好,谁知道Hacker这首相心情一好居然是不掌握分寸的。
不,不仅是薪水问题,Sir Humphrey当然会为了全体civil service系统的前途未来斗争到底,现在最紧急的问题是Humphrey还不能倒。在钥匙的问题上给他难堪是一回事,在财务问题上给首相抓到把柄,尤其还在风波刚过的尴尬时期,事情就要扩大化了。Bernard还不能彻底失去这个内阁秘书,虽然从某种意义上说,他已经失去他了。


“Bernard,我现在可以见首相了吗?”
自从钥匙风波之后,Humphrey对Bernard的态度就一直冷冰冰的,从不超出礼貌的范围,但也没有恶劣的时候,也再也没有过单独谈话。Bernard知道这也算是一种威胁,传一种带着恶意的讯息。你不再是我的人了,如果你觉得首相先生才是你效忠的对象那么去找他做你的靠山吧,我们两个没什么关系了。
即便如此,Bernard在办公室门口看见Sir Humphrey的时候,也一点没有因为要主动说话而感到尴尬。他心里满有把握,不管Humphrey对他意见有多大,面对薪水这个问题也会心甘情愿地站在他这边。
“可以,呃Sir Humphrey,我能再说一件事吗?”
Humphrey极不情愿地停下了,用严厉的眼神看着Bernard。不爱听我说话了吗,老家伙?Bernard心想,等着瞧吧,待会儿你要对我感恩戴德。
“是一些civil servants不希望发生改变的方面……”
“civil servants一般都希望任何方面都不发生改变。”
Humphrey的坏脾气没吓到Bernard。内阁秘书这几天对私人秘书满心的怒火,由于他选择了冷暴力的解决方式,连单独找私人秘书大骂一顿都不行,现在看见Bernard正没好气,就是要趁着挑剔的机会刺他一下。之前积攒的恶意都塞在这段短短的对话里,难免听起来过分。Bernard全忍耐了下来。内阁秘书,算是他的半个老师,已经因为他丢尽脸面了,暂且让他发发邪火也好。
“我建议你谨慎考虑所处情况,可采取更为机警的姿态,耳朵贴地,找好退路,注意背后。”
Bernard一本正经地说着这句每秒钟都让他想狂笑的话。危机时刻Humphrey根本没发现他在描述一条狗的样子。
“谢谢,Bernard,你帮了大忙了。”Humphrey若有所思地说(果然没发现),在即将开门的一瞬间又回过头来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机警?”
私人秘书一时竟觉得内阁秘书的口气里有点求助的意味,也许还是不完全信任,也许是讶异于被他斥为叛徒的Bernard在最后关头选择了救他一命。
“机警。”Bernard点了点头。
坐在首相对面的Humphrey胸有成竹的微笑又回来了,一个久违的表情。那种突然焕发出来的年轻的气质令Bernard有所触动,一时呆在原地没动。门关上了,Bernard在桌前坐下,想想刚才行云流水的泄密,俨然就是Humphrey一直希望他做到,他自己一直抗拒的样子。Humphrey的笑容浮现在眼前,Bernard表情不由自主地有点难看。那个微笑是什么意思?哦亲爱的小伯纳,恭喜你终于成了一个道德真空,到底没有让我失望。噢,更重要的是,这一次可不是我逼迫你的,大概你自己没有注意到吧!
哦该死的,Sir Humphrey!Bernard用手支着头无奈地想。这不是棋高一着。这路棋从Humphrey第一次见到他开始就布下了。但是——但是有些东西,Sir Humphrey,碎了就不可能完好如初。相比之下我们为之不惜身命的利益是多么容易啊,先生!


以胜利者的姿态离开首相办公室的时候,Humphrey不可避免地要经过坐在门口偏头打量他的私人秘书。擦肩而过的一刻,他们两个都暗暗希望对方也感受到了之间空气中的温度,同时又希望没有其他任何人察觉。


Bernard再也没确定Humphrey对他的态度是什么样的。由于那次立了功,他们的相处模式又一下回到了老样子,仿佛反目成仇的事从来没有发生过,Bernard甚至觉得,内阁秘书经历这一段大起大落之后对他反而更器重了。
Bernard永远警告自己这些都是幻象,破灭和重建同样容易的幻象。到现在为止输赢都处于被动状态,不是长久之计。他开始有意无意地留心内阁秘书的事务。不是内阁秘书这一职务,而是Humphrey本人的。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10)
©亚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