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丽

银魂主银桂,可吃桂银,终桂,青葱。文野宰厨,无cp。普通地看火影,案山子角色粉,吃卡伊,自蛇不拆不逆。刺客信条el,看情况可能复活_(:з」∠)_游戏王暗游戏本命,蟹哥男神,偶尔写暗表但其实cp是北极点暗蟹

[YM&YPM]探望 (Humphrey/Bernard)剧本式小片段

翻底稿才想起来原来还有这么一个小段子,也重发一下好了。这个跟To Be Loved or to Be Feared是互相独立的,完全是另外一种可能性哈,


只脑补了这么一点,本质上是Bernard角色粉,一般不萌cp,百年不遇地被这对圈了。平生最爱相爱相杀模式所以动手产粮易跑偏,本来用英文写的自己翻了一下所以有点生硬,雷点请选择性无视。


地点:
人物:下台后重返报社的Jim Hacker,退休后进精神病院的Humphrey Appleby,内阁秘书Bernard Woolley
时间:某次Jim和Bernard一起去探望Humphrey,即将告别时。

Humphrey的神智虽然时常不太清醒,但记忆和强大的语言功能依旧健在,只不过这些记忆经常搅在一起,需要别人提醒。而且他似乎越发忽略谈话中其他人的感受,甚至存在,并且无限度地用凭吊的态度缅怀自己的辉煌年代。
就是在这种精神状况下他使这次探望早早就有了不欢而散的征兆。他当然还读报纸,也知道昔日的小伯纳执掌内阁大权后温婉的行事风格和绵里藏针的本质,但他绝不理解Bernard放弃了那么多他认为非掌控不可,而Bernard认为非职权范围的东西。这一矛盾的结果是,Humphrey一见到Bernard,就克制不住地翻出小秘书从前种种犯傻的黑历史,并且气急败坏地暗示自己昏了头才把内阁大权交给这个早早就暴露无遗的傻孩子。起码他看起来是如此。
Bernard本想只当Humphrey头脑不清醒一笑了之,但谈得越久他就越明白,Humphrey脑子里某些部分永远不会衰老,而且经过医院里无所事事的几年,有些事他反而还有时间想得更明白了,原本就老练的辛辣积淀到现在,开始超出Bernard的承受能力了。现在这个场景——面对气定神闲的Humphrey一波接着一波的冷嘲,旁边Hacker莫名其妙不知所云——不可能不让他回想起从前私人秘书的阴影,然而现在的他再也不需要低声下气地忍耐着。而且不要忘了,在Humphrey手下长达数年的工作中,Bernard其实暗自瞧不起,甚至有时候还恨透了这个顶头上司。谈话接近尾声的时候,Bernard的表现已经十分冷漠了。

Bernard:(看表)Sir Humphrey,我该走了。
Humphrey:呃,Bernard。有件事我觉得你需要知道。
Bernard:那真新奇。
Humphrey:说正经的,Bernard,我这一生没信任过几个人。
Bernard:严格来说一个也没有。
Humphrey:没错。
Bernard:这恐怕不是需要你告诉我才能知道的。
Humphrey:不,当然不是。
Bernard:(起身)回头再见吧,Sir Humphrey。
Humphrey:(笑)你不是希望那么快就再见到我吧。
Bernard:不,当然不是。说正经的,我恨不得地狱里再见。我不指望我自己会上天堂。
Humphrey:我也不指望。
Bernard:是你,还是我?
Humphrey:两个都是。都不会。
Bernard:(沉默片刻)改日再见。

Bernard不等回答就开门走了。Humphrey看着他出去,惋惜地笑了笑,伸手去拿自己的茶杯。

Humphrey:居然连他的咖啡都没动就走了。
Hacker:(旁观许久终于开口说话)我还以为你会发火呢。
Humphrey:还不至于。
Hacker:我还没见过你这么好脾气。除了Sir Arnold在场的时候。
Humphrey:我这辈子就没看得上Arnold。一只老狐狸。
Hacker:我懂。我猜你现在不是害怕Bernard吧,是不是?
Humphrey:不是。害怕那孩子?没有的事。
Hacker:对我们来说总是个孩子,尽管对别人来说已经是内阁秘书了。(有点幸灾乐祸)你刚才不应该那么激怒他。费了不少口舌才劝他来的,现在我怀疑他再也不想来了。

Humphrey轻轻把杯子搁在桌子上,抬眼瞟了一眼Bernard离开时关严的门,仿佛私人秘书刚刚小心翼翼地夹着文件夹从那扇门出去。除了上年纪的手有点发抖以外和当年在白厅的风范别无二致。

Humphrey:你知道他刚才应该听完再走的。现在他永远也不会知道了。
Hacker:知道什么?
Humphrey:不管他相不相信,或者你相不相信——
Hacker:什么?
Humphrey:他是我这些年唯一的朋友。唯一的。

(完)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4)
©亚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