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丽

银魂主银桂,可吃桂银,终桂,青葱。文野宰厨,无cp。普通地看火影,案山子角色粉,吃卡伊,自蛇不拆不逆。刺客信条el,看情况可能复活_(:з」∠)_游戏王暗游戏本命,蟹哥男神,偶尔写暗表但其实cp是北极点暗蟹

To Be Loved or to Be Feared (Humphrey/Bernard) 02

离开医院回去的路上,Bernard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愉快,仿佛自己又是个意气风发的年轻人了。
他不是没考虑过Hacker自己也有一盘的可能性。毕竟当初为了威胁Humphrey对内阁说谎,Hacker把母带和备份都在手里压了一天,有充足的时间。就算Hacker犹豫不决,Annie也有胆色催他做这个决定,但是这件事太具有爆炸性兼破坏性,他是不会告诉一个连香水罐的秘密都保守不住的女人的。Bernard恶意地觉得Hacker即使想到要留备份,过不了几天也会不记得自己留在哪儿了。



也许这件事归根结底还是要算在Bernard头上。
每次和同学一起吃饭的时候,总会莫名其妙地说到上司两边找事,下属办事不利,系统一团混乱,还有那个欺压他的Sir Humphrey,同学默默地喝着自己的Sherry听他倒苦水。有时候Bernard发泄情绪太过bitterly,同学就无可奈何地安慰他一下,表示早晚你这个high flyer会有熬出头的时候,别的办法也没有。
所以说,他那牛津的老同学发现接受Radio 3采访的是Sir Humphrey,就开始在脑子里盘算能不能出点岔子。他在采访之后没停录音把一通口无遮拦全录了下来,根本没打算要钱,而是满怀着给老同学报仇的英雄情怀和恶作剧的得意之情。不过这位没有让主持人知道,因为就肯尼迪和BBC的作风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全国播出,才不管他Humphrey死活。那就不可挽回了。
Bernard怎么也想不到Humphrey如此倒霉,他先前只是凭直觉感到内阁秘书风头太盛,所以提醒他最好不要在媒体上得意忘形。面对Humphrey方寸大乱的样子,Bernard知道这次完全超出任何人的掌控了。揭发讹诈就相当于自己公开录音,连Humphrey都无能为力的BBC首相更是鞭长莫及。但这件事却能毁灭他们所有人——连Bernard都未必能幸免,一方面他作为私人秘书的命运和现任首相紧密相连,另一方面他的压榨者不可否认地也是他在上一层的“朋友”,Humphrey倒台对他来说相当麻烦。几乎没有可能再有一个相当的,和Humphrey一样有前途且和他共事这么久的人了。
Bernard知道自己必须做点什么。不,应该是必须把事情解决。Humphrey口不择言地问他该怎么办的时候,他就已经在脑子里展开了至少三种可能的计划。但他绝不在这个时候说出来。
“你应该把嘴闭上。”Bernard没什么语气地说,但跟他平常比起来口气已经相当重了。
“还有你,Bernard,”Humphrey突然凶相毕露,“你不许和任何人提起任何一个字。”
好极了,我就知道会这样。你不会真的问我该怎么办,因为你从来没想过我可以帮你。这种时候你眼里从来看不见我。Bernard表情平静如常,能这样和Humphrey说话的机会也许再也没有了。
“作为首相的私人秘书,我有职责……”
“Bernard,我会把你……”
Bernard依旧一脸空白地盯着Humphrey,看起来十分困惑:你要干什么?还想干什么?你已经要完了,还要把我怎么样?
这个无辜的表情击垮了汉弗莱最后聚积的一点威风。他没有把话说完。他松开了握紧的拳头,转过身去背对小伯纳,双手发抖。
“Bernard,我应该怎么办。”
我可以把这个理解为投降吗?不过不是向我,而是向他无计可施的事实,承认他自己终有任人宰割的这一天。Bernard在心里冷笑了一声。“和平共处”了这些年之后,Humphrey理所当然地以为,凭他多年的培养和信任,自己这时候也应当体贴地说上几句宽慰的话?哦抱歉Sir Humphrey,我确实跟你学会了一样:我们的记忆都是选择性的。
“也许你应该发表一篇对失业者表示同情的声明,”Bernard认真地说,认真到乱投医的Humphrey真的像看见最后一根稻草一样抬头看着他。这让Bernard差点就因为笑场而砸掉自己职业生涯最得意的插科打诨之一。
“因为你很快就要加入他们了。”
精神崩溃的Humphrey连站都站不稳,半天也没能用发抖的手弄开门。Bernard给他开了门。Humphrey头重脚轻,跌跌撞撞地冲了出去,也许心里再也不想见到这个私人秘书。Bernard站在门口看着,叹了口气。邪火都发过了,现在该着手干活了。Bernard暗笑自己反复无常,刚刚幸灾乐祸地刻薄了一番,现在就觉得救Humphrey义不容辞了。可是还能怎么办呢,难道真的冷眼旁观吗。那不可能。Humphrey现在不能垮台,起码不能在这个时候因为这么一个荒唐的理由垮台。Bernard沉默而安详地望着内阁秘书蹒跚的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
我保证,私人秘书暗暗想道,我保证不会有事的。



Bernard给那位牛津的同学打电话约了午餐。在餐厅他拐弯抹角地询问Humphrey录节目的事,结果当然是被当场戳穿。制作人同学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讲了一遍,并且告诉他,自己并没有真的要敲诈的意思,纯属娱乐。当然,也卖了Bernard一个人情。同学保证下次见面时把母带带来,顺便还可以翻一盘给他留做纪念。之后两个人笑了整整一中午。同学的一句话他现在还记得:
“说真的,Bernard,你这辈子再也难得遇到第二次这么好的机会了。”
他也真的无数次怀念着首相的那次全胜,或者他的全胜。这一次他选择站在首相这边,并不是因为Humphrey所说的私人秘书对自己的大臣(或首相)怀有奇怪的忠心。就让Humphrey以为他跟这件事无关吧。因为除了救这个老家伙一命,还借机看了他的笑话,既然后者不能让Humphrey知道,前者也就一并不能说了。即便在如此大好的形势下Bernard都没疏忽掉任何一个可利用的细节,十分小心地在单独向Hacker报告的时候略去了Humphrey指责失业者懒惰无能的部分,也就顺理成章地特别强调了指责政府没有担当的部分。这种小技俩是从来不会出错的,因为现在首相先生和焦头烂额的内阁秘书根本没可能平心静气地复盘。
精神颓丧的Humphrey在Hacker面前笑料百出,Bernard一本正经地装作两边都不知情,尽量保持自己不笑场。感谢Hacker真的对他拿到录音带这件事守口如瓶,否则就凭没有悄悄把带子交给Humphrey个人,就够内阁秘书把他弄死了。Humphrey紧紧把母带抱在怀里,还死死抓着那盘小的,和当年钥匙失而复得时如出一辙。Bernard心里暗笑,如果他真能继任内阁秘书,他肯定自己不会出这种错误。这时候Hacker意味深长地对私人秘书说:
“Bernard,你以后也要多多提醒Sir Humphrey办事要谨慎,不能再出现类似状况。”
Humphrey用近乎怨恨的目光盯了一眼Bernard。私人秘书微笑了一下,目光刻意躲开了内阁秘书。
“Sir,I promised that I would see the chips stay up。”


I promised。Bernard默默回想着这句话。但他还是鬼使神差地自己翻录了一盘备份,甚至不知道还会有什么机会能用到。所以说,早在那个时候自己就已经违背诺言了,对吧。


小伯纳,这就是他多年来一手培养出来的小伯纳。
Humphrey望着面前平静得讽刺的Bernard,浑身发抖,脑子里只有这句话。
他以为Bernard起码会因此也紧张起来,他不指望任何人能帮他,可是Bernard除了一开始有些惊讶以外,很快就平静下来了。甚至于他指责他不谨慎的时候,那双天真的眼睛都没有丝毫变化。哦该死,这个年纪的人居然还要用“天真”来形容,他早该在DAA的时候就告诉Bernard这个表情只让人想一拳揍过去!他现在就想这么干,这个忘恩负义的小家伙,这个……
“Bernard,我会把你……”
他卡住了。他从Bernard平静的眼神里读出了一丝讽刺,简直能听见私人秘书用认真的声音问:哦……那么你要怎么样呢,Sir Humphrey?
Humphrey转过身去,在Bernard看不见的地方露出了一丝苦笑。当然了,Bernard从来就不怕他,而是内阁秘书。如果有生之年他能看见Arnold有这么一天,他也会这样的。他能看见自己脸上带着和Bernard现在一样的冷漠。可是这怎么能相提并论!Arnold,像盘踞在深山里的喷火怪龙死守着财宝一样死死抓着所有的东西不放的Arnold,从来不在意他的死活,Arnold根本没有心。他不会有一丝愧疚之情。可是Bernard,这一切还没结束,该死的,你现在露出这副神情还太早了……

Humphrey知道,他完了。

“Bernard,我应该怎么办。”



关于那句英语:YM里有一次Hacker问Bernard,在危急时刻(when chips are down)你确定会站在我这边而不是Humphrey那边吗。Bernard回答说,我的职务就是保证不出事(chips stay up)。在这里Bernard表面上是回答Hacker,也可以说是利用合作多年的资历秀了一把“忠实的老朋友”形象,但其实在这里是对Humphrey说的,虽然Humphrey并不知道。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10)
©亚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