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丽

银魂主银桂,可吃桂银,终桂,青葱。文野宰厨,无cp。普通地看火影,案山子角色粉,吃卡伊,自蛇不拆不逆。刺客信条el,看情况可能复活_(:з」∠)_游戏王暗游戏本命,蟹哥男神,偶尔写暗表但其实cp是北极点暗蟹

【黄昏双镖客同人 】琴与哨

首先向各位道个歉,先前一声不吭就删号删主页走人了,发的文章也都删了,说好的产镖客的粮差点落空。起因是那天被爆了马甲,Lofter是我很私人的空间不想被任何现实中认识的人看到,索性删号重来。好在写的东西都留了底稿,基本是一字不差,现在换号重新发一下。这个号会很小心地珍惜,嗯。现在我们历史重演一下。




本意是亲情向,写着写着就走板了,主角就只有Manco和上校,cp就大家见仁见智吧。
狂刷镖客三部曲热血上头的产物,没怎么打磨,情节碎片硬拼接,其他西部片乱入。

How can somebody in my business go around with a contraption like this?
(我这一行里的人怎么会随身带着这个?)
这句话再次跳进Manco的脑海里,不是因为上校的各种枪械,而是因为坐在路边一言不发的Mortimer上校突然从怀里掏出一支擦得锃亮的口琴来,依旧沉思着,慢慢吹起了一支陌生的曲调。口琴这种东西对于他这样一个人来说,起码在Manco眼里,太多愁善感了。
“这是什么?”
上校没回答,也许是想得太投入没听见。Manco沉默着没问下去。然而直到Mortimer上校把一段旋律一丝不苟地吹了两遍,放下口琴,平静地抬头看着Manco,年轻的赏金猎人才明白过来,原来他只是不想中途打断这支曲子。
“口琴。”
Manco轻轻深吸了一口气。双方都深谙如何在短暂的言语交锋中把对方气疯,大多数时候比的其实是谁更能沉得住气。
“是什么曲子。”
“我不知道别人叫它什么。”
“你叫它什么?”
“不记得了。”
也许上校真的不记得了,但这段调子Manco后来一直记得。因为他听了太多遍,又在脑子里回想了太多遍。对于曲子这种东西,如果你能留下它,它叫什么名字也就不重要了,对吧。


“这首歌有词的吧,上校?”
Manco小心地用围巾挡住了颈部的子弹擦伤。如果大大方方地把伤全亮出来,Indio反而会感觉到他是故意做给他们看的,所以最好一切如常。
上校看了Manco一眼。
“我在想你从来没唱过。”
“因为,小子,吹口琴的时候是唱不了的。”
“你可以不用口琴。”
“我没有那副嗓子。”
“我伴奏。”
“我没有那副嗓子。”
Manco笑了,笑得十分坦然天真,但上校只看出一脸的狡黠。Mortimer上校低头收起了口琴,结束这番孩子气的对话,也免得口琴继续暴露在Manco小男孩一般看见新奇玩意儿忍不住想拆开砸碎的目光里。
“你该走了。”上校淡淡地说,“回去太晚也会被怀疑的。”
Manco调马向前去了。没走出几步,就听见背后传来高低起伏的口琴声,像是告别,也像是重逢。脖子上的伤在炎热的天气里不太好过,Manco微微皱了皱眉。在他单枪匹马的生涯里也有过几个搭档,没头没脑的,阴险狡诈的,贪小便宜的,虽然都不省心,但也都好过完全不在自己掌控之中的。精明老练的搭档有助于赢得全局,但Manco反感对搭档一无所知且被完全看透。一方比另一方明显技高一筹的时候,没有公平的合作关系。这也是Manco为什么孩子一般一定要争个高下。


“你介意告诉我你怎么到这儿来的吗?” Manco语气温柔地问出了这句恶狠狠的话。
“我推测出来的。”
被人看透的感觉跟挨了一枪差不多糟糕。Manco自认为自己不会有挨枪子儿的机会,那么就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了。年轻枪手郁闷至极地要了两个朗姆酒,拿着杯子靠在一边躲开了上校。
也随之躲开了接下来上校和Wild的决斗。
Mortimer上校并没注意自己打倒对手,还能成功和敌方头领在桌边坐下来斡旋的时候,Manco在一旁注视的目光。刚刚决斗的时候Manco高度紧张,几乎把玻璃杯沿都咬碎了,但现在焦虑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说不出的情绪,彻底的震撼。饱经沧桑的老鹰耐心地等待猎物上钩,精明锐利,不知道少鹰正在注视着,真挚而清澈。
明里暗里较了一路劲之后,平生第一次不由自主地沉浸在另一个人的游刃有余中,年轻枪手在这一刻才终于接受了自己的搭档。
离开酒馆的时候,上校和Indio这伙人已经是表面上的合作关系了。Manco松了一口气,心情好了不少。如果刚才上校败北,他是不会不惜暴露身份,出手相救的。相反,他会看着搭档被一枪毙命,然后如愿以偿地一个人想办法解决这一伙匪徒,然后去领悬赏。
如果那样的话,他真的要竭尽全力才能克制住自己不去掏枪了。


“哦Manco,”临走前上校出其不意地问,“你到底叫什么?”
Manco看着他笑了。
“以前有人叫我Blondie。”
“你自己叫什么?”
“我不记得了。”
名字不重要,对吧。Manco至今记得那个北军的captain这么说过。他见过太多的人,又把太多的人都抛在身后,太多的人消失。但他很少忘记他们中的任何一个。Manco望着上校远去的背影笑了。他不会知道的,仿佛看透了他的上校,这一次真的没有发现。


Manco不太记得是多少年之后了,他和几个刚见面不过几分钟的酒鬼一起站在酒馆门前望着天边的夕阳。这一天的黄昏突然让他回想起了一段旋律。你打算在这一行里火多久呢,小子?那个时候上校这么问。Manco不由得笑了笑。起码已经活到现在了,old man。只不过拿到钱就退休这种话,果然说了白说。每天都有年轻气盛的小家伙进入这个领域,争夺财路和性命,但他依旧活着,而且是最好的。在活过那个老家伙之前,他不打算真的退出。
Manco下意识地吹了几句口哨。旁边那个醉醺醺的老头儿招呼了他一声,但他把同一段旋律吹了完整的两遍才停下来回头看。
“你在Hadleyville待过?”
“没有。”Manco回答,“从别人那儿听来的。你知道这是什么?”
“知道,就是记不太清了。”老头儿口齿不清地说,“我应该还能唱上几句。那边的人都会。你介意再吹一遍吗年轻人?”
不等Manco的伴奏,老头儿就磕磕绊绊地唱了起来,记不得的地方灌一口酒隔过去。几位出入的牛仔看着这个老酒鬼喝多了倚风撒邪,嗓子又坏,都跟着发笑。只有Manco沉默不语,点上一支雪茄继续望着黄昏的天空。


Do not forsake me
Wait, wait along


I do not know what fate awaits me
I only know I must be brave
And I must face a man who hates me
Or lie a coward, a craven coward
Or lie a coward in my grave

Do not forsake me
Although you’re grieving
Don’t think of leaving
Now that I need you by my side


Mortimer上校是那样一个沉默的人,深水一般深藏着痛苦,只有相当的震动才能使它们露出水面。就像复仇。如果不是偷偷摸了那块表,Manco也永远不会知道上校为妹妹复仇的背景。那么现在他大概也不会知道这支曲子隐藏着——不过……其实也许他知道。
如果你当时懂了,也许我们的合作会容易一点。但如果没有也无妨。偶然的交叉之后,各奔前程,一切如常,没人会因为另一个人耽搁。你不会真的想要我们的partnership延续下去的,否则早晚是自相残杀。一个人一生会遇见无数的人,又把无数的人抛在身后,无数的人消失。但如果你记得这个人出现过,就像记住了一段旋律,那么他叫什么名字也就不重要了,对吧,my boy。
“Oh,old man。” Manco微笑着摇了摇头,重新把雪茄咬在嘴里。

(完)





最后稍微注明一点。
关于这一部里东木的角色叫Monco还是Manco,我稍微查了一下,由于西班牙语的Manco是one-arm的意思,而这个角色时常在打斗中只用单手,所以最后还是用了Manco。
理论上说镖客三部曲都是各自独立的,但既然荒野和黄昏的主角显然一样,黄金又交待了男主那条围巾是哪里来的,我还是觉得主角这一个人是可以串三部的,所以把黄金当成了黄昏的背景。
由于是Lee Van Cleef的粉,所以总强行夹带私货。那首歌是西部名片High Noon的乱入,理由只有一个,Van Cleef演了一个没台词的反面龙套,这个龙套在电影里有一段戏份是用口琴吹主题曲。Van Cleef年轻时超帅,这个私货(就算是违和)我也带定了。当然听一听这首歌会更带感,码字的时候就是全程单曲循环的。文中的歌词剪过,不合气氛的地方就没写出来。最后附个中文翻译(虽然觉得很尴尬吧):

别离弃我
等我,等我
我不知道什么命运在等待着我
只知道我必须勇敢
我要面对那个仇恨我的人
或者做一个懦夫
作为一个懦夫进坟墓
别离弃我
尽管在悲伤中
也不要离去
因为我需要你在我身边

好了就这么多,发了就抱头跑。最后再刷两句,大爱Van Cleef,东木真男神!
好了我跑了╮( ̄▽ ̄)╭

上一篇
评论
热度(11)
©亚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