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丽

银魂主银桂,可吃桂银,终桂,青葱。文野宰厨,无cp。普通地看火影,案山子角色粉,吃卡伊,自蛇不拆不逆。刺客信条el,看情况可能复活_(:з」∠)_游戏王暗游戏本命,蟹哥男神,偶尔写暗表但其实cp是北极点暗蟹

银猫•桂猫(三)

食用指南:继续与 @狐狸爱睡觉H 拼梗

         本章为完结篇,因为情节差不多结了就是收个尾所以比较短。嗷非常舍不得喵……咳你们什么都没看见()




12

       坂田银时想得倒是很美,依偎着桂睡一夜,猫化什么的就都成了一场梦,第二天一早自己就又变成人了。如果比假发醒得早,说不定还能趁机咳咳咳咳……咳,没有,银桑才不是那样的人。

       所以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看看自己的手是不是变回五指了。

       呃……很遗憾,出现在眼前的依旧是长着粉红色小肉垫的猫爪。银猫哀叹一声,用爪子挡住了眼睛。看来是自己异想天开了,不是这样变回人的,也许还是和时间有关,问问假发当猫当了多长时间吧。他翻了个身面向桂。

       和他四目相对的是一对黄色的猫眼。

       “嗯???”

       大约五秒钟之后,银猫才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和他共用一个枕头的,是黑色的,毛茸茸的,一脸正经所以显得更滑稽的,桂猫。三瓣嘴抿紧,一副非常委屈的样子,看起来是一直在等他醒转过来。

       “假……假发?”

       “不是假发,是桂猫!”

       “那种事情谁在意啊!!”银猫原地跳起来用猫爪打中了桂猫的头。可怜的小黑猫缩起来用前爪护住了前额。

       “嗷银时你说过会好好对猫的!”

       “废话!现在还能一样吗?你倒是解释一下这怎么回事啊!”

       “我也不知道……”桂猫翻身坐起来,十分优雅地把尾巴盘好,“大概我们理解错了什么地方。”

       “昨天晚上你对我做了什么!”

       “什么也没有!哼,银时,想不到你居然连多年的战友都要怀疑,实在是令猫伤心。”

       银猫放弃和这个二货交流了。他思考了一会儿,下意识地挠了挠耳朵。桂猫专心致志地观察着他微微摆动的尾巴,还悄悄用前爪去拨弄,被银猫拍了一把。

       “假发……你再这样我要怀疑你的动机了。”

       “嗯?”黑猫仰脸望着他,一副困惑的样子。

       “第一,银桑现在心情不好。第二,你该不会不知道,猫的某个地方,是长刺的吧?”

       桂猫愣了好一会儿,甚至忘了松开银猫的尾巴。直到银猫的表情变得微妙起来,让他马上联想起坂田银时使坏时的咧嘴笑,桂才惊叫一声向一旁弹跳开去。银猫扑了个空,向如临大敌的桂猫弓起背来。

       “哟,假发,就这样试一试说不定感觉不错呢。”

       “你,你,那是你不错吧!”桂猫开始冒冷汗了,“离我远点,不要过来!”

       “假发~”

       “银时我警告你,敢过来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的!再说了不是假发,是桂猫!”

       “哼哼,那就试试看~”

       “住手!”

       “喵呜!”

       “嗷!”

       ……

       大约一刻钟后,桂猫轻轻跳到了地板上,一直走到门口才转身坐下来,微微有点得意地看着在地铺上鼻青脸肿,仰面朝天的银猫。

       “用不着下这样的狠手吧,假发!”他哀号道,“银桑我又没亏待过你!”

       “哼,”桂垂下眼睛轻笑了一下,按捺着不狂笑出来,“被冲动迷惑了眼睛的男人不会是合格的武士,银时,这就是为什么你会输给我。”

       “跟那没关系好吗!我舍不得下重手,你可是豁出老命来揍我了!喂,不会在我们变成人之前都不让我碰你吧?”

       “抱歉,银时,这是原则问题。”

       银猫极其遗憾地嗷了一声。

       “不过嘛,我也不介意帮你舔一下,”桂眼神一转,有意慢慢舔了一遍小小的嘴唇,“要知道猫的舌头可是长刺的呢。”

       “你!不要过来!!”

 

 

13

       意外地,在桂的家里,度过了很美的一天。

       攘夷志士首领的大本营里存了不少物资,以两只猫的饭量完全不用担心,吃饱喝足就可以放心在家里躺着。只不过桂的生活过于简朴,类似Jump杂志这种东西是绝对不会有的,精神生活比较空虚,让银时着实遗憾了一下。伊丽莎白好歹还认得出桂先生,本身不怎么会养猫,但是作为唯一可以充当保姆的角色,还是尽心照料这两个不省油的家伙。银猫试图耍小聪明让伊丽莎白去给他买点甜品,哪怕就一杯草莓牛奶也行,然而伊丽莎白秉持主人的信念,假装看不懂银猫在比划什么,气得银时转身回去把桂暴打了一顿。

       呵,所以就是这样的生活,没有Jump,没有草莓牛奶,主食全是荞麦面,还要跟一个不会说话的奇怪生物打哑谜,不顺心只能靠敲桂猫的头泄愤。然而银猫无法否认地感觉到,这是他少有的内心平静的一天。

       所以说还是很美的一天啊。

       太阳快下山的时候,两只猫并排坐在窗台上看着渐变的天色,因为久违地像少年时一样打闹了一天,都累得不想动,也没有什么话好说,只是静静地等着日光湮没下去。桂猫开始犯二一样往银猫身上蹭,怎么推都推不掉,只好放任他靠住不动了。银时沉默了一会儿,觉得自己这样随意撒气的确不怎么公平,于是学着他以为的猫的温存方式,低下头舔了舔桂合上的双眼。意外地,舌尖尝到了一点苦涩的咸味。

       “假发?”

       “银时……我喜欢这样。”

       “我也。”

       “哈,谁想到有朝一日我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真希望能永远过这样的日子啊。”

       “只要你真的想,也不是不可以。”

       桂仰起头来望着他,猫眼里闪着泪光。他严肃的声音里努力掩饰着避免失态。“可惜不能什么事都如我所愿。还有事情没完成。”

       “谁不是这样,我那边也扔不下啊。”

       银猫宽慰地舔着桂猫的头顶和耳朵。桂把脸埋在他前胸的绒毛里,不吭声地接受了作为猫的温柔。

       “现在也很好啦,假发,不管你还有什么事要做,银桑我又跑不了。”

       “……”

       “咦还是高兴不起来吗?好好的气氛不要这么被你带跑了吧。”

       “……”

       “假发,我都说……”

       “zzZ”

       “睡着了?!银桑好容易说两句好话你居然睡着了?给我起来!”

       “嗷呜~银时你干什么!”

 

 

14

       早上银时睁眼的时候,比哪一次去打弹子内心都紧张。他下了好大决心才把手拿到眼前,看见熟悉的五指甚至忍不住掐了自己一下,还好,不是梦。银桑终于变回来了!!

       他及时捂住自己的嘴才没喊出声来,回头看了一眼身旁躺着的人,没错,是已经变回来的桂小太郎,还没醒,身子弓起来还维持着猫睡觉的姿势。他悄悄爬过去俯身想偷一个吻,岂料还没碰上,就被猛然惊醒的桂一头撞了个趔趄。

       “银时你干什么!”

       “这话该我问你吧……哎哟!”银时吃痛地揉着自己的额头,“你这家伙是用了多大劲儿啊?趁机报仇雪恨吗?”

       桂沉默了一会儿,低头又看了看自己,差不多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况了。他什么也没说,转身抓起枕头旁边的衣服披在身上。银时呆呆地看着他。

       “呃,假发。”

       “不是假发,是桂。”

       “你去哪儿啊?”

       “当然是恢复正常日程。”桂说着站了起来。也在这个时候,他又在银时脸上看见了那个预示着坏事的笑容。桂的反应已经相当敏锐,转身就向门口扑去,就在他的手掌贴上拉门的一刻,一双手从背后穿过腋下,用力抱住了他。

       “银时,别闹!”桂厉声说。但他马上意识到银时什么动作也没有,只是抱着,很用力,像抓紧了最珍贵的东西既怕它消失又害怕弄坏,脸埋在桂的肩上,呼吸吹在没遮严的颈部。一个滚烫的拥抱。这个小孩一样蛮横又绝望的动作一时让桂不知如何处理,在门前僵住不动了。

       “就今天早上,”银时用漫不经心的语气说着央求的话,“就耽误这一次不要紧吧,那么美好的事情怎么能没个结局呢。”

       “银时。”

       “这几天让银桑忍得好辛苦啊,”背后的人假装没听见,开始从后颈一点点吻上耳垂,“再说昨天的芭菲还欠着呢,要不要考虑用人抵啊假发?”

       “不是……唔……”

       经典台词被一个吻堵了回去。半披着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被悄悄扯开了。桂扭头回应了他。

       “很有感觉嘛,难道假发是猫的时候被银桑这么摸,也会有感觉的?”

       “……你再说我真的走了。”

       “别啊,这才刚开始喵……靠。你什么都没听见。”

       “我听见了。”

       “你喵给我闭嘴……靠!!!”

 


(全文完)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32)
©亚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