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丽

银魂主银桂,可吃桂银,终桂,青葱。文野宰厨,无cp。普通地看火影,案山子角色粉,吃卡伊,自蛇不拆不逆。刺客信条el,看情况可能复活_(:з」∠)_游戏王暗游戏本命,蟹哥男神,偶尔写暗表但其实cp是北极点暗蟹

银猫•桂猫(二)

食用指南:接(一),依旧和 @狐狸爱睡觉H 拼梗。这回是银喵的场合了,反正不会有桂喵那么听话就是了……



07

       银时再次睁眼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他晕乎乎地躺了半天才想起来昨天都发生了什么。如果那不是做梦,假发应该已经变回人了,并且……并且还在他旁边躺着还盖着同一条被子!

       突然清醒起来的银时一骨碌爬起来,转身去看自己身侧。没错,桂背对着他躺在旁边,头发基本把枕头都抢走了。银时歪头看了一会儿,心想时候不早了,应该把这货撵起来,赶紧送回攘夷志士自己家去,于是伸手就要拍桂的肩膀。

       伸手。

       伸……手。

       为什么觉得手比以前短了啊。

       这不就是我的手……啊啊啊啊啊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把天花板都震摇晃了。睡觉从来就很警醒的桂一翻身从地铺上跳起来,充满敌意地看着他。两人愣愣地对视了好半天,桂试探性地说了一句:

       “银……银时?”

       可怜的银时想要应一声,却听见自己发出了一声糯糯的“喵呜”。

       “啊!”看见桂警惕的眼神无缝切换成了星星眼,银时知道大事不好,慌忙后撤,怎料身体不听使唤,自己把自己给绊倒在床单上。紧接着桂就扑了上来,银时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抱离了地面,托在桂的手上。

       “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撒手啊你,恶心死了!”银时徒劳地抗议。桂死死把他按在自己赤裸的胸前,又蹭了蹭他的脸。

        (那一天,银桑又一次回忆起了自己作为定春被玷污的恐惧)

        “你犯什么花痴,快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的手变成猫爪了!”

        “哼,岂止是变猫爪的问题——啊好可爱!——你看看你自己现在的样子——喔肉球也这么可爱的!——就是一只猫啊,银时——让我戳一下好不好?可以戳吗可以戳吗?”

        “能不能先放开我啊,混蛋,”银时崩溃地叫道,“让我照下镜子行不行……哎哟!”

        桂听从地把他搁回了床单上,还兴致勃勃地扯了一下银时的耳朵。这感觉也很奇怪,什么时候耳朵跑到头顶上去了,而且感觉它变薄了也变软了。银时狠狠地抬手,不对这回得举爪,把桂的手给拨开了。他注意到直立行走不太行得通,试图模仿猫科动物用四条腿走,结果四肢打架又趴在了地上。桂趁火打劫地揪了一下他的尾巴。

        “别趁机骚扰我啊,就算在床上彼此都熟透了,也该看看场合不是。”银时气哼哼地说,然后自暴自弃地在地板趴了一会儿,突然语气一转,“假发!别光看着,你倒是帮我一下!”

        “不是假发是桂,走吧银时~~”桂驾轻就熟地从背后抓住银时的两条前腿,拎起来就要走,刚坐起来才想起自己,呃,没有衣服,因为来的时候就已经是猫了。他一撒手又把银时“咚”的一下掉在铺上,转身掀开被子掏了掏,把银时的睡衣拽了出来,开始往身上套。银时爬起来用爪子挠了挠头。“我说,我还没习惯总能爪着地,你别这么放心地扔——放开我的内衣!!!”

        “那只能真空了,你不介意吧。”桂把银时的全套衣服套在身上,每个扣子都扣上,一把捞起还在发牢骚的银时,推门就往外走。

        “假——发!!!你穿成这样就去哪儿?还抱着我啊……”

        “不是假发是桂。当然是去照镜子了。”

        穿着银时的绿色睡衣,银时的拖鞋,桂若无其事地拎着银时,从新八和神乐面前走过,穿过了客厅。

        “Leader,你们这儿镜子在哪儿啊?”

        “在那个……咦?假发你什么时候来的?!这猫怎么又变白了阿鲁?”

        “谁说我像那个假唔……”

        桂一把捂住了银时的嘴。“抱歉啊Leader,没打招呼就来了,真是失礼。”

        “可是桂先生,你为什么还穿着银桑的……哦,哈哈当我没说过哈,那个银桑他人呢?我们没看见他出去。”

        “从窗户走的。”桂面无表情地说。

        银时无奈地用爪子捂住了眼睛。

 

 

08

       镜子里的景象让银时大张着嘴连惨叫声都发不出来。

       喂喂喂……这个,这个大条了啊……

       相比之下,假发穿着银桑的睡衣,抱着一只猫这一点都不显得雷了。镜子里桂双手抱着的那只白色的,毛乱蓬蓬的,长了一双无神的死鱼眼,嘴张到下巴都要掉下来的丑猫——

       真的是银桑我啊啊啊啊啊啊!!!

       “你对我做了什么!!”

       “我不知道啊,”桂温和地说,“昨天晚上我睡得什么都不知道了,除非你对我……”

       “闭嘴,没有的事,银桑才不是乘人之危的人。可是现在该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因为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变回来的。不过至少,你现在不能这样待在万事屋。”

       “那当然,我可不想遭到眼镜神乐和定春的虐待。”

       “这不是重点……”

       “你要把我带哪儿去?”

       桂低头寻思了一会儿。“回我家吧。并且我还得把衣服换回来。”

       “还有银桑的睡衣也得还回来。”

       “走吧,待两天应该没什么关系,反正你出去酗酒喝多了大概也就消失这么久,来银时我们走,啊啊啊好可爱啊银猫……”

       “啪!”银时,不,银猫,拧身举起一只前爪拍在桂的脸上。“你是不是想我被发现啊混蛋!银猫又是什么啊?你以为我会跟你这个蠢货一样喵~”

       把爪子撤回来捂住自己嘴的时候已经完全来不及了。走在街上的时候,一脸黑线的银猫顺理成章地被桂嘲笑了一路。真让人头大啊,假发这个傻瓜,哼,诶不过说实话,这么抱着不用自己走其实还挺舒服的——啊呸呸呸,没有这种事,胡思乱想什么——哦这么贴着真的舒服——不行我不能这么堕落!——喵~假发居然在挠下巴……靠!!!!!

       一边被桂温柔地顺毛,一边还在尊严与享受之间煎熬的银猫,非常幸福地没有意识到,一个穿着睡衣拖鞋长发都没梳好的傻瓜,春风得意地抱着猫走在街上,完全看不见路人怪异的目光,是多么可爱的画面。

 

 

09

       “乖~银猫这么可爱,一定会好好戴项圈的对不对!”

       “假发!!!我的外壳是变成猫了,你的智商不能跟我的人身一样远去了啊!”

       “不是假发是桂。”桂一手按着银猫的后背,另一手把项圈拼命往他头上套,银猫吱哇乱叫又抓又咬,对峙了半小时也没成功。

        “再不住手银桑要咬你了!”

        桂无奈地把项圈搁在一边,盘腿坐好。银猫气哼哼地转身背对着他坐下,学着猫的样子把前爪摆好,总觉得哪儿还是不对,又赶紧把尾巴捞回来盘好,然后继续背对桂坐着赌气。

       “银时,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桂说,弓起手指用指节轻轻顺着猫背上的毛。银猫舒服地扭了两下去迎合他的动作,然后才意识到这反应十分失态,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挺直身子不理他了。

       “戴个项圈而已,不会影响活动的。”

       “为什么对个项圈那么执念……嗯?”银猫扭头看了一眼那个项圈,发现上面刻着字。他伸爪把它拨了过来,仔细看了看刻的是什么:

       爱猫银时

       “谁是你喵的爱猫啊!!!”

       桂用手挡了一下才没被暴跳如雷的银猫打头,委屈地揉了揉手背。“好狠心啊银时,我都没有露过爪子打你。”

       “不,你露过。”

       “我不记得了。”

       “你露过。哼。”

       银猫又把头扭开了,本来还想再撑一会儿面子,结果就在他刻意转移注意力的时候,一双手从后面轻轻摸上了他胸前的白毛,十指收拢,对猫的体型大小来说,就和从背后环抱一样,手掌贴着他现在比人体温还高一些的身体。他刚想磕磕巴巴地拒绝一下,桂俯身用下巴蹭了蹭他毛茸茸的头顶和耳朵。

       “谁遇到这种事都会发火的,银时,”桂说,“而且也只能向我发火。我当时第一个想到的也只有去找你。”

       “伊丽莎白呢?”

       “又离家出走了……这不是重点!银时,你在我这儿怎么撒气都可以,但是在变回来之前,我们还得假装关系融洽的猫和主人才行。”

       银猫转了转耳朵,嫌弃地歪头躲开了桂的亲密动作,但是没有从他手中挣脱出来,自顾自舔起了爪子。桂注视着他若无其事回避话题的样子,突然感到手指上一热。

       “银时?”

       “舔毛的时候动作大了而已,谁要舔你啊傻瓜,哼。假发啊。”

       桂露出一抹微笑。“不是假发是桂。”

       “那个,呃,能抱我一下喵?”

       “嗷银时——”

       “喂喂喂不是让你为所欲为了有点分寸行不行!把手拿开,不许戳肉垫!!”

       不管怎样,咋呼的银猫很快安静下来,在桂怀里发出连续的呼噜声。与其说抱,不如说整个人把他罩起来了。银猫比任何时候都清楚地感受到桂的心跳,比哪一次拥抱都近,作为猫的身体就紧贴在他的心口上,也感觉到自己那颗小心脏震得飞快。唉,这二货害得银桑都差点冒出少女心了喵——呸,喵你妹啊。

       “为什么要戴项圈啊,明明不戴也可以假装关系融洽的猫和主人。”

       “因为另一面其实有小字,防止跑丢用的,捡到你的人看了项圈就知道去哪里把猫还给桂小太郎……”

       “那不是全暴露了吗?!连我都要跟你一起进局子了你个二货!!”

 

 

10

       给假发当猫的好处在于,不需要像假发猫抢银桑的芭菲那样抢吃的。呃这句话听上去好像在损银桑啊。

       伊丽莎白自己跑回来之后,桂的心情非常好,一手抱猫一手牵着伊丽莎白就去了饭店,照例给银猫买了冰淇淋,自己点了一剜荞麦面,然后把菜单给伊丽莎白让它自己随便点。

       “我不要冰淇淋了行不行,我也想要菜单……”

       “嘘,公共场合你不能说话的,银时。”桂把银猫搁在桌上,又加了份小甜饼,连盘子一起推到面前。

       银猫:突然不想做回人了怎么办

       “唔……喵呜!”

       “不好意思啊客人,我们这里不许带宠物进来。”

       出乎银猫的意料,桂一掌拍在桌子上站了起来,震得伊丽莎白面前的茶杯都蹦起来扣了一脸。不仅那个突然乱入的服务员吓得面如土色,银猫浑身的毛都竖了起来。假发这货要干什么!

       “这不是宠物,是我十年战友!”

       服务员抱头:“不好意思先生,我说的是那边那只,像企鹅的那个。”

       伊丽莎白:(举牌)我?

       “啊,你说伊丽莎白啊,呃……这个……这个好像是宠物没错了……”

       伊丽莎白:掀桌

       银猫:因为嘴里塞太满,无法用语言哀悼还没来得及吃的那部分

 

 

11

       “没有单独房间可以腾出来给你了,选择一下是在地上睡还是我抱着睡。”

       “不能把它的房间腾出来给我,你抱着它睡吗……”

       “伊丽莎白有起床气,不好对付的。”

       “那银桑只能勉为其难和你共用一个房间了喵——呸。”

       “猫不是应该很贪睡么?怎么一天过去了你还这么有精神。”桂用毛巾把头发擦干,拿起梳子梳了两下,“呐,为了银猫的健康,我们还有件事要办。”

       “嗯?”

       “给猫洗澡啊。”

       “…………不要!你别过来,不你放开我!!假发你要对我做什么喵呜~~”

       (此处省略一千个字)

       胡乱擦过毛,又用吹风机吹了吹,嗓子都喊哑了的银猫被桂用小毛巾裹着,仰面朝天,半死不活地搁在了枕头边上。他气呼呼地一顿乱扯,把毛巾扯开了一些。然后桂在他旁边坐下,一手翻着书找上次夹的书签,另一手悄悄伸过去挠着银猫肚子上的小绒毛。银猫往旁边滚了两圈躲开了。

       “我可要咬你了!真的咬!”

       “咬,随便,反正我没钱给你买猫玩具咬着玩。”桂漫不经心地说,看也不看地把五指张开伸到了他面前。银猫愣了一会儿,把前爪按在桂的掌心里,用头在手臂上蹭了两下。

       “喂,假发,说好了抱银桑睡的,不要看书了。”

       “看不出来你还挺喜欢的。”桂把书合上淡淡地说。

       “别想多,昨天晚上是我抱着你睡的,然后你就变回人了,今天我也得试试才行。”

       “行啊,银时。”

       桂把书往枕边一扣,双手抓起银猫,仰面躺下去,顺势把手里的猫举了起来。不顾银猫疯狂扭动身体抗议,桂把他凑到面前,很柔和地亲了亲猫脸。

       “晚安,银时。”

       “喵呜~……靠!!!”


(未完待续)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31)
©亚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