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丽

银魂主银桂,可吃桂银,终桂,青葱。文野宰厨,无cp。普通地看火影,案山子角色粉,吃卡伊,自蛇不拆不逆。刺客信条el,看情况可能复活_(:з」∠)_游戏王暗游戏本命,蟹哥男神,偶尔写暗表但其实cp是北极点暗蟹

【银桂】银猫•桂猫(一)

食用指南:温馨向,全程是糖,猫化形象可直接代入官方猫化。
第一遍发居然忘了艾特一起拼梗的盆友 @狐狸爱睡觉H

银猫·桂猫(一)

 

01

       没有工作可做的第三天,银时下楼去倒垃圾,第三次在万事屋楼下门口看见那只黑猫蹲在台阶底下,两只前爪并排放在身前,寂寞地望着人来人往的大街。因为他的脚步渐近,直立的猫耳向后转了转,但是没转过头来。银时回来的时候,它正静静地望着他看,聚精会神,甚至让人产生错觉,这猫脸上有种正经的表情。银时不引人注意地笑了一下,就要从猫面前走过去。

       “喵。”

       黑猫急匆匆地站起来,走到他面前把路挡住了。银时无奈地站住。

       “喂,猫咪,没有吃的给你,银桑自己都揭不开锅了。”

       说也白说,银时想,反正猫又听不懂。黑猫依旧仰脸看着他,抬起一只前爪搭在他的脚背上,黄眼睛亮晶晶的,三瓣嘴紧紧抿着,下了好大决心一样。脚背上细小的压力让银时一激灵,但是又不好意思把猫踢开,于是用鞋尖轻轻顶了顶黑猫的颈部。

       “让个路呗兄弟?银桑下次能开锅的时候一定分你点汤。”

       有那么一刻银时觉得自己一定是昨天的酒还没醒,因为猫脸上似乎出现了失望的表情,但它没有把爪子拿走。银时无奈,蹲下身想手动把猫爪拎下去,就在他的指尖碰到爪背时,黑猫非常自然地低头舔了舔他的手指。很软,很湿润。

       传说中黑猫都有魔力,呃……反正银桑是不信的。

       起码在银时意识到自己亲手拎着黑猫把它放在万事屋的沙发上之前,他是不信的。

 

 

02

       “小银,这猫是哪里捡来的,好可爱阿鲁!”

       神乐叼着醋昆布含糊不清地说,用手逗着黑猫玩。新八黑着脸蹲在客厅地板上清理新配置的猫砂盆。银时半死不活地躺在沙发上,哼了一声表示自己听见了。

       “但愿它不要和定春打起来,”新八用手背擦了擦汗,“在家里同时养猫和狗真是非常危险的行为。定春一口就能把它吞下去了。”

       “啊,那还不简单,别让定春看见它就好了。”

       “那是不可能的。猫会在家里到处跑。”

       “把定春藏起来不让猫看见。”

       “就更不可能了!”

       “你们说得都不对,应该介绍它们两个做好朋友阿鲁!”

       银时手忙脚乱地从沙发上爬起来,看见的场景是神乐抱起小黑猫,理所当然地搁在熟睡的定春背上。黑猫一阵乱抓才没滑下来,好容易在定春蓬松的毛上找到了平衡,它低头用鼻子拱了拱,然后开始用爪子疯狂地刨定春的毛。

       “喂喂喂住手——住爪!干什么呢你!”趁被闹醒的定春打完哈欠爬起来之前,银时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拎起黑猫火速从客厅逃了出去。定春疑惑地挠了挠自己的后颈,又用力嗅了嗅,什么也没发现,趴下接着睡了。

       “真不给银桑省心。”银时撒手把猫掉在了地铺上,自己也在旁边盘腿坐下。黑猫打了个滚坐起来,继续专注地盯着他看。银时顺手在它头上糊了两把,它没有躲开,只是转了转耳朵。

       “你好像很喜欢定春诶,不对,喜欢揉定春毛。我说你自己不就毛茸茸的吗?”银时说,试图用手指去拨弄猫耳,黑猫开始还灵活地躲避,后来索性起身从银时身旁走开,刻意离远一点,在床单上趴下,两只前爪在胸前盘起。银时又觉得它有表情了,而且是一副不开心的表情。

       这样子看着特别熟悉,目光下垂,爪子抱胸,乌黑发亮,沉默着像在思考什么,严肃正经的仪态。银时歪头想了一会儿,暗搓搓又挪近了一点,小心翼翼地重新抬手放在猫头上。

       “好像假发啊,你这家伙。从头到尾都像。连那个死正经的样子都像。”

       黑猫回头看了他一眼,银时以为它又要躲开,连忙停了手,但它只是轻轻地又回过头去,把下巴搁在自己爪子上,安安静静地把眼睛闭上了。银时这才放心大胆地抚摸起缎子一样光滑的脊背。

       “我们就叫你假发吧!”

       好在猫不会愤怒地回一句“不是假发是桂”。银时只听见黑猫在半睡半醒中发出幸福的呼噜声。

 

 

03

       早上起来银时去刷牙的时候,被客厅里的景象吓了一跳。定春趴在地板上,一脸无奈,黑猫闭着眼睛在它身上来回蹭,把定春身侧的毛都挤得陷下去一个小坑。银时咬着牙刷在旁边看,觉得黑猫露出小尖牙的表情简直像是在笑,跟它板着脸的样子判若两……猫。定春终于回过头来,饶有兴味地观察着黑猫忘我的神态,然后张开了血盆大口。

       “诶定春你别……咳咳咳……”

       不慎被漱口水给呛了一口,银时哭笑不得地擦了擦咳嗽带出来的眼泪。定春结结实实地把捣乱分子一顿胡舔,等黑猫好容易脱身出来的时候,身上的毛已经乱糟糟且湿漉漉的了。银时非常想笑,差点又呛了一口。

       为什么连喜欢肉球都和假发那家伙一模一样啊。

       “喵呜~”黑猫扭头扎到他脚下,银时及时躲开了,银桑可不想蹭上定春的口水。不过这猫好像是在找他告状?

       “别了吧,假发,阿银我都搞不定定春啊!”

完整戳评论链接,但是说实在的,真的没有什么orz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被吞掉。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5)
热度(49)
©亚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