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丽

银魂主银桂,可吃桂银,终桂,青葱。文野宰厨,无cp。普通地看火影,案山子角色粉,吃卡伊,自蛇不拆不逆。刺客信条el,看情况可能复活_(:з」∠)_游戏王暗游戏本命,蟹哥男神,偶尔写暗表但其实cp是北极点暗蟹

【银桂】哭泣的一千种可能性 r18


食用指南:因为某同担说我开车像写实验报告非常的性冷淡,感觉文手的尊严受到威胁,于是为车而车,结果还是忍不住开始搞笑emmmm,所以没什么好说的。有女装假发子。别看标题这样,纯属发糖的车。

    桂强化月万岁!预祝假发生日快乐!(真好意思啊你()



哭泣的一千种可能性



        “原来他们说的是真的啊,假发,”银时目瞪口呆地看了半天才说出这么一句来,“你怎么真变成接客的了?”

       “再侮辱武士我真的砍了你,”桂面无表情地说,“不是接客,是身体力行引诱敌人上钩。”

       “有本质区别吗这个?武士需要这么引诱敌人上钩吗?不是我说,是你自己穿成比日轮还漂亮的女装浓妆艳抹地站在歌舞伎町街头,现在还在用手梳理自己的头发啊!什么时候有这么多头发能扎这么复杂的发型了,到底还是戴的假发吧?”

       桂把手里的小镜子干脆利索地扣在了银时脸上。“不是假发,是假发子!”

       没什么区别吧……银时郁闷地接住了镜子免得它掉下来打碎,就在这一换手的瞬间,他闻到桂衣袖里和指间有淡淡的清香气,很缥缈,没有歌舞伎町的脂粉气,甚至可以说与狂乱贵公子的身份很相宜。银时丢人地脸红了,以两人的关系,桂小太郎一下就能猜到他在想什么,从他手里把镜子抢了回来。

       “不想照顾生意就走您的路,”他熟练地捏着女声说,“挡着我的视线了,先生。”

       “能不能别用那个声音?让人火大啊。”

       “假发子向来是这个声音啊。”

       “不想出事就把手从我身上拿下去。”

       桂微笑了一下,放在银时肩膀上的手滑了下去,有意无意地擦过腰间,反而比刚才还有挑逗意味。银时皱了下眉头,真难办,今天的芭菲要不要推迟一下呢。

       “你要引诱的敌人是谁啊?”

       “啊,这个,呃,反正你知道的。”

       “我不知道啊。我们现在没和谁起冲突吧?还是你们攘夷志士又惹祸了,需要头儿这么出面摆平?”

       “你想什么呢!”桂习惯性地抱起了胳膊,“情报收集工作而已,我是以看板的身份戳在这儿的,没有你想象的那种事。”

       “也就是说你现在相当于不是活人?”

       “随你怎么想。”

       “那我把看板扛走要多少钱?”

       “你说什么?”

       “走着!”

       “等会儿!银时你放开我,今天工钱还没结我不能现在走!快放开!”


完整版走评论链接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4)
热度(74)
©亚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