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丽

银魂主银桂,可吃桂银,终桂,青葱。文野宰厨,无cp。普通地看火影,案山子角色粉,吃卡伊,自蛇不拆不逆。刺客信条el,看情况可能复活_(:з」∠)_游戏王暗游戏本命,蟹哥男神,偶尔写暗表但其实cp是北极点暗蟹

【银桂】How I met Zura 我是怎样遇见假发的

食用指南:迟到的银桂日快乐。昨天课在晚上,拖延症又把备课拖到了最后一刻,所以一整天都没有时间也没有灵感产粮。晚上十点到家突然脑子里就闪现了这么一句话于是写在了标题上。来源就是那个著名的How I Met Your Mother,银时给万事屋的孩子们讲不是意思也差不多吗(差远了好吗)

       子银和子桂在村塾相望的一眼直接击中了我的心脏。没有一个字,彼此是完全的陌生人,却是一切的开始。不需要语言,不需要理由,在对方身旁已经理所当然,这是银桂随时能治愈也能让我泪目的地方。

       本文献给我心目中的江户第一初恋。

 

 

 

 

       “哟,早啊,Leader!”

       “早啊,假发!给我带醋昆布了没有?”

       “呃——我带了点心。”

       “哼,点心是给银酱的,没有给我带的东西啊。”

       “下次吧,Leader。”

       “定春!”

       “嗷呜!吭哧。”

       “唔!我现在去买!我现在去买还不行吗!你快让定春殿松口……”

       桂垂头丧气地用手指整理着被定春咬乱的长发,灰溜溜地从万事屋逃跑了。神乐拎着那盒点心轻车熟路回到客厅,拆开就往嘴里塞,一只手闪电般从她面前捞过,精准地截住了手里的东西。神乐跳起来回头看的时候,背后的坂田银时已经在慢慢咀嚼那块点心了。

       “银酱!从女孩子手里抢吃的是非常不名誉的事情!”

       “喂,丫头,拦截给别人的礼物自己享用难道就光明正大了吗?”银时含糊不清地反问,“而且你可是把刚上门的客人撵走了啊,门槛都没过就扭头又走了。”

       “反正银酱平常也这么对假发阿鲁。”

       “咳!”银时咽下嘴里的东西,清了清嗓子,“我跟假发无论关系还是相处模式都是严禁模仿的,非专业人士效仿会有生命危险。”

       “银桑,你这样找借口连神乐都听得出来是胡编的。”

       “什么叫‘连神乐’啊,你个眼镜!”

       “我必须纠正你们一点,这绝不是借口,我是在以过来人的身份,把你们当成大人来谈这个话题。”银时在沙发上坐下来,十分娴熟地侧身一躺,架起了二郎腿。神乐哼了一声。

       “银酱和假发总不可能是出生就认识的。”

       “是啊,还从来没给我们讲过这段,”新八也找了个位置坐下,“银桑和桂先生以前的事情。”

       银时挠了挠乱蓬蓬的白色卷毛,有点伤脑筋的样子。“你们真的要听?那可是个长故事了。”

       万事屋的两个孩子露出了最乖巧的表情盯着他。银时用手挡住眼睛想了一会儿,露出了一个微笑。

       “好吧,那就是说,我是怎样遇见假发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是一个春……夏天,不是,肯定不是冬天,那还是春天,呃……”

       “这个不重要。”新八用安慰的口气说,同时心里对银桑叙述的可靠性产生了不可逆的怀疑。

       “好吧,反正是那么些年前(哪么些年前啊!一点也不认真好不好?银桑你这个态度会被桂先生打的!!),我跟假发相遇是一场意外的英雄救美。”银时故意在这里顿了顿。

       “银酱还算美啊。”

       “喂!我是救人的那个。”

       “真不敢想象银桑救桂先生的场面。”

       “你们两个好好听大人说话行不行!”威严日常遭到挑战的万事屋老板气得坐了起来,换了个正经点的姿势,“确切地说,那是我第一次遇到假发和高杉两个人。那天我逃学了……”

       “还真是一场意外没错了。”

       “新八……”

       “不好意思。”新八扶了一下眼镜。

       “那天我坐在树上发呆,正好看见一群小混混打上门来找高杉算账,假发倒是够义气想要帮忙,可是高杉那货非要自己单打独斗不可。那时候我连他俩是谁都不知道,但是看见欺负人的事情怎么能不管呢!于是我就从树上跳下来,把那帮小混混胖揍一顿,全打跑了。”

       “不是,银桑,我理一下,”新八打断了自我陶醉的演讲者,“他们是来找高杉先生打架的。”

       “是。”

       “桂先生想帮忙,但是被拒绝了。”

       “是。他那时候好像还是道馆的天才学员什么的。”

       “这时候银桑跳出来把那帮人打了一顿。”

       “没错。”

       “这哪里有英雄救美的成分了!!!本来就不需要你掺和!”

       “我当时哪知道那两个能不能打!而且假发小时候浓眉大眼的还扎马尾,从小就跟女孩子一样,看见女孩子担心的样子我还坐得住吗?”

       两个孩子齐刷刷露出了鄙夷的表情。

       “四舍五入就算英雄救美了。”

       “不能算!”

       “好吧好吧,”银时又揉了揉头发,“那这回不算,毕竟只是见了一面,互相连叫什么都不知道。我和假发第一次说话,是在他们两个正式进村塾的那天。那次银桑突然觉得高杉每天来踢馆被揍了太多回实在太可怜,所以让了他一点,结果他就赢了……”

       新八和神乐同时在脑海里复原了一个气急败坏跳起来骂人的少年银桑形象。嗯,都不用问他,真实的情况绝对应该是这样的。”

       “那时候村塾的同学们都嫉妒银桑从来没败过的战绩,都趁机跑去跟新来的套近乎。这个时候突然有人从后面拍了我一下,说:‘不要管输赢了,我还是觉得最厉害的是你,我们一起捏团子吧!’”

       “银桑……你再说一遍他说的什么?”

       “他说:‘别分什么敌我了,我们一起捏团子吧!’”

       “这还差不多。”

       “我回头一看,就是那天跟高杉一起的那个扎马尾的女孩子,那个,你们千万别告诉假发,我那时候还觉得他是女孩来着。而且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把捏团子的全套材料都搬进来了,我们谁也没注意。说起来这家伙从小就喜欢捏团子怎么长大以后只吃荞麦面了……”

       这个时候银时才注意到两个手下一脸受到了欺骗的样子。

       “好没意思阿鲁,”神乐伸了个懒腰,“前面铺垫那么波澜壮阔,我还以为真有什么故事呢。”

       新八没说什么,但是非常赞同地点了点头。万事屋老板威严再次受损,哼了一声又在沙发上躺下了。

       “你们小孩子懂什么。新八,又有人敲门。”

       “银桑去开,肯定是桂先生。”

       “……应该是买醋昆布回来了阿鲁。”

       “神乐,总向别人白要吃的是不好的,既然已经开口要了不如也帮银桑再要点。我去开门。”

       也许是刚才的话题搅起了平常刻意不去触动的温情,往门口走的时候,银时突然决定开门给桂一个见面礼。上来就吻唇有点突兀,吻脸上有点像哄小孩,还是额头吧,吻额头屡试不爽。这么想着银时猛地拉开门,伸手抓住眼前的人就——仰头对着伊丽莎白狠狠亲了一口。

       “呸!”银时像要把嘴从脸上擦去一样狠狠抹了一把,“什么玩意儿!当心我宰了你啊混蛋!”

       “什么嘛,银时,偶尔来看你一次就这么冷漠。”桂从一脸蒙圈的伊丽莎白背后冒出来,手里还拎着醋昆布,“特意把伊丽莎白也带来串门,你这样它会伤心的。”

       “没有,不是偶尔,你平均每天来敲门三次,全年无休。哪天少一次我都得想是不是出事了。”

       “哦?”

       “少得意,不是那个意思。”

       桂冲他笑了一下。和那双清澈的眸子对上的一刻,银时觉得自己恍惚了一下,好像他还倚靠在村塾的门前,看见少年桂站在篱笆外面向院子里张望。他们两个意外目光相接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停顿和恍惚,时间定格了,一秒漫长得像一生。

        从小就什么都不在意的坂田银时第一次对别人产生了好奇。从小就什么都严肃的桂小太郎第一次有了缥缈不定的想法。

        不过就是一眼对视。

        当银时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知道自己又和桂盯着对方的眼睛出神了。只不过他是真出神,桂是在观察。就在这个时候,银时拿定了主意。

        “假发,闭眼。”

        “诶?”

        “让你闭眼。”

        桂什么也没再问就合上了双眼,犯二就这点好处,双手还老实收在袖口里,长发梳得整整齐齐,那样子活像个娃娃。银时扶住他的肩膀,在低垂的睫毛上轻轻印了一吻。桂震惊了一下,抬手捂住了眼睛。

        “银,银时,你怎么回事。”

        “没什么。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情。”察觉桂有一瞬间脸红了,银时满意地笑了笑。

 

 

(全文完)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22)
©亚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