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丽

银魂主银桂,可吃桂银,终桂,青葱。文野宰厨,无cp。普通地看火影,案山子角色粉,吃卡伊,自蛇不拆不逆。刺客信条el,看情况可能复活_(:з」∠)_游戏王暗游戏本命,蟹哥男神,偶尔写暗表但其实cp是北极点暗蟹

【段子群像剧】木叶交换项目日志 01

食用指南:恶补火影之后和 @狐狸爱睡觉H 例行聊天拼梗的产物,预计以段子为主,偶尔搭错线可能出现正剧一般的剧情。有些是连续的,有些独立存在,时间线混乱,会日常吞设定。娱乐至上,请勿考据。



 

  1. 震惊!大蛇丸叛忍的真相竟是这样!

 

        “诶?交换项目?”

        卡卡西偏了下头,睁大了一边眼睛看着办公桌后面噙着笑的纲手。很难办啊,从内到外都懒散惯了的上忍伤神地想,雷厉风行性如烈火的纲手大人,现在笑得像个能拎动一百斤的孩子(五代目何止能拎动一百斤),想想应该是有什么特别的好事。

        ——想想就没什么好事吧!

        “木叶与其他忍村的交换项目,原本是由来已久的,尤其是作为盟友的砂隐。”

        交换项目,是我想的那个意思么?

        “对,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木叶的担当上忍把自己带的班交给砂隐的老师带一个学期,反之亦然。这个项目的意义在于……”

        我就不信能说出什么意义来。

        “……在于拉近同盟关系,让双方的下忍上忍相互学习,对研发新忍术,领会同伴合作精神,等等……”

        行吧,五代目,我是服的。

        “为什么我的同期都没有听说曾经有这个项目呢?”卡卡西试图再挣扎一下,“当年老师也没有提起过。”

        “啊……因为后来把这个项目更进一步,增加了村内班与班之间的交换项目,本意是让同期生之间增进了解,结果,哈,也可以说是意外吧,造成了一些意料之外的恶性后果。从此交换项目在木叶就成了禁止提及的话题。”

        这个,倒还勉强可以理解。卡卡西想。因为偶尔,在特殊情况下,忍者们要被迫和不熟悉的同伴,甚至可能是能力完全不搭调的同伴临时搭档御敌。即便情况再不利,也必须当即就地取材,做出新的作战计划。如果他们每个人都只对原班人马的能力禀性了如指掌,一换人团队合作就一塌糊涂,那也是挺废的。

        卡卡西老师觉得自己心里有数了。

        “能问一下当年发生了什么意外吗?”

        话一出口他就知道自己问错了。纲手嘴角一挑,凌厉的眉毛也跟着有点上扬,笑容僵硬。

        “这个,就和大蛇丸叛逃有直接关系了。”

 

 

       为了方便叙述,让我们把时间倒回N年前,年轻的,在自己原生的壳里的大蛇丸,还只是木叶一个高端科研人员兼担当上忍的时候。当然了,那时候他带的学生是御手洗红豆。本来(除了他一直在偷偷研究禁术绑架实验品给徒弟下咒印还觊觎写轮眼等等以外)一切都还挺好,直到有一天三代宣布了为期一学期的村内班际交换项目,新的分班由上忍们抽签随机决定。大蛇丸平生唯一一次有点觊觎日向家的白眼也就是这个时候了,因为他只想把红豆再抽回来,免得其他稀里糊涂的小鬼在自己实验室里横冲直撞。然而天不遂蛇愿,忍术里还从来没有操控概率这一项——非要说有也不是不行,但是即便大蛇丸有写轮眼,他也不会想把伊邪那岐用在这儿就是了。

       抽签完毕,各位老师拆开签看了看,几家欢喜几家愁,这都不算问题。唯独大蛇丸展开签看了一眼,一下就过去了,纲手跟自来也一边一个都没架住。

       “纲手,快把他救过来!”

       “救毛线啊,他根本没受伤行不行!”

       然后是一段尴尬的沉默,等待生命力超强的科研担当自己醒过来。大概过了半分钟,大蛇丸猛然睁开眼睛,瞳孔发直(虽然蛇眼本来就是直的),无视了一圈盯着他看的上忍和三代目,抬手把那张纸丢在众人面前。

       “我不干。”

       “大蛇丸!”

       “你们玩你们的,我对这个交换项目不感兴趣。谁抽到红豆了,把签还给我。”

       “这可不行,大蛇丸,已经谈好的。”纲手用警告的口吻说——这里说明一下,她抽到红豆了。

       “你抽到谁了啊能把你吓成这样,真是……”自来也从大蛇丸手里拿过签来看了一眼,周围上忍们也都凑过来看。

       “……”

       “油女家的孩子……有什么问题么?”

       连三代目也没想过,他数十年不遇的天才学生,各种奇形怪状的生物都解剖过,各种令人作呕的实验都做过,眼见尸横遍野都能面不改色的大蛇丸,天生就,怕虫子。

       更别说油女家满身寄宿的都是虫子,用的术也是虫子,走哪儿都围绕着虫子。

       “往好处想想嘛,大蛇丸,”自来也挠了挠头,“也许这是个开启你对昆虫学研究的好机会,你想啊,你不是说理想是学会所有的术吗,油女家用虫也是术的一种,那你岂不是早晚都得……”

       纲手把自来也拎出去了,因为大蛇丸眼看又要抓狂。

       交换项目还是如期进行了,但是大蛇丸一看见自己学生就犯晕的这个问题始终没有解决,医疗忍者集体会诊将其诊断为密集恐惧症,但纲手觉得这理由说不通,更密恐的东西他又不是没见过。蛇老师面对油女家的寄坏虫坚持了大概有一个月吧,在某个东窗事发的夜晚,以草上飞的速度叛逃了。

 

       三代:让油女家去追捕大蛇丸吧!

       大蛇丸:再也不回木叶了[手动再见]

       围观众忍:(瑟瑟发抖)明明蛇和虫子都好可怕!

 

       自来也至今还在为未能说服大蛇丸走进昆虫研究的大门而自责。不过其实,后来蛇叔身上全都是蛇,什么术都是蛇,身边总围绕着蛇,跟油女家也不相上下吧。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卡卡西叹了口气,真是一言难尽,“那为什么现在又提起来了呢?”

       “是砂隐那边先提出的,也算是对这次木叶摧毁计划的一种补偿吧,表态他们还是站在木叶这边。”

       “但是我们这边的保密,还有去砂隐交换的学生安全问题,都很棘手吧。”

       “这个你放心,”纲手从座位上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坐太久不太舒服的四肢,“保护对方的学生本来就是盟友之间的义务,木叶会选绝对可靠的学生派出,砂隐那边过来的也都是熟人,见面就知道了。”

       谢谢,我现在已经知道了。卡卡西的眼神又死了,脑子里浮现了我爱罗一脸煞气的面孔。

       “他们会放心自己的人柱力参加交换项目?”

       “因为我们的人柱力也会去啊。”

       卡卡西低头捂住了唯一用于展示表情的那只眼睛。

       “火影大人啊,说好的……选绝对可靠的学生去呢……”

 

 

番外  蛇传:大蛇丸为什么在晓也没待下去???

 

       油女一族的认真执着在忍界可是数一数二的。自从大蛇丸加入了晓组织,领了三代命令的油女家觉得考虑到实力差距不能硬碰硬,还是长期使用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战术最灵。

       从此佩恩就忙死了,天天神罗天征除虫,大蛇丸还是天天组织内发飙。然后忍无可忍的鼬试图对虫群使用天照,然后它们一顿乱飞,然后晓总部就没了。

 

       鼬:佩恩,你不开除大蛇丸,我真的回木叶,真的。

 

       大蛇丸的自主创业生涯,就这样开始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43)
©亚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