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丽

银魂主银桂,可吃桂银,终桂,青葱。文野宰厨,无cp。普通地看火影,案山子角色粉,吃卡伊,自蛇不拆不逆。刺客信条el,看情况可能复活_(:з」∠)_游戏王暗游戏本命,蟹哥男神,偶尔写暗表但其实cp是北极点暗蟹

【刺客信条2 ,Ezio/Leonardo】不眠之夜

食用指南:很短的一段,就想来点糖。

迟来的圣诞,提前的新年祝福~这个梗我可是脑了好久啊!




Ezio照例没打招呼就来了。

相比在刺客组织的据点安身,他更钟爱在大师的工作室稍作休息。一般是在黄昏时分,一身灰尘的白袍刺客拖着疲惫的身躯来到门前,强打精神敲一敲木质门板,靠着门框等大师悄悄把门打开,然后一声不吭地穿过Leonardo摆着各式木架子的房间,沉重地走上楼梯,像昏过去一样倒在卧室的床上,一直到天明。有次他试图从窗户直接爬进卧室,结果发现窗从里面闩上了,为此他进门后半开玩笑地问Leonardo:“亲爱的朋友,门就不用了,以后能不能为我留一扇窗户?”

“啊,我是很乐意这么做的,可晚上有时候还是有点冷,所以劳你走门吧。”

“那门……”

“抱歉,现在不太平,门不给留。”

刺客从侧面看见画家试图藏在下垂的金发后的一丝狡猾的笑,气闷地抱起了胳膊,但没说什么。

今天他又在日落时分叩响了门。Leonardo把门打开的一瞬间,他整个人向前倒去,重重地扑在大师身上,Leonardo差点没扶住。

“Ezio!这一身护甲可也挺重的呢!”

“抱歉,Leonardo,”刺客在他肩头含糊不清地说,“我累了。”

“哦Ezio……”Leonardo露出了怜惜的神情。然而当他轻拍着刺客的背部想说点安慰的话时,睡眼朦胧的Ezio突然偏过头去,一口咬住了他的耳垂。Leonardo倒吸一口气,用力推开了他。佛罗伦萨公子哥冲他眨了眨眼,虽然脸上带着疲惫的神色,但显然没有刚刚装的那么严重。

“三个月啊,Leonardo,三个月没见过你了!”Ezio狡黠地说。大师抱起了胳膊,被Ezio轻咬过的耳垂微微发烫,他半边脸都不自觉地红了。

“到底想说什么,Ezio?”

“没什么,没什么,我去歇着了,你晚安。”

刺客夸张地向大师行了个礼,然后收起戏谑的态度,娴熟地往楼上去了。Leonardo叹了口气,转身又投向了灯光下的工作台。

尽管刺客喜欢在这里过夜,他们几乎没有机会发生什么。筋疲力尽的刺客一沾枕头就睡着,第二天大亮要Leonardo摇晃半天才能醒。即使不是为了让Ezio休息得更舒服些,Leonardo工作到深夜甚至天明,也是时有的事,他去睡觉时只是安安静静地在刺客旁边躺过余下的夜晚。有时在大师放下稿纸,揉一揉睁不开的眼睛,走上楼梯去卧室的时候,刺客正整装待发。这时候他们交换的至多是一两句深情的祝福。

今夜看来不例外。

刺客上楼去大约三个钟头之后,Leonardo从桌边站起来,才突然想起来还有一个人正占用着卧室,而他今天已经不打算继续工作了。大师点上一支蜡烛,把工作室的灯熄了,轻手轻脚地走上楼梯。卧室的门敞开着,毫无疑问,疲惫的刺客压根没有想起关门。那些沉重的器械,长剑,短刀,飞刀,袖剑,还有护甲等,都比较整齐地放在扶手椅上,对什么都漫不经心的Ezio对待武器异常精细,他本人连白袍都没脱就仰躺在床上,双臂伸开,一只脚还搭在地上。Leonardo无可奈何,吹灭了蜡烛把它放在床头,和衣在床边躺下,刺客没给他留下多少休息的空间。房间里一片漆黑,Leonardo湛蓝的眼睛没有合上,像能看清黑暗中的东西一样盯着天花板。

他不能入睡。他甚至没法努力入睡。有东西在空气中扰乱他的情绪,让他不得安宁。Leonardo试图把手臂伸直,却碰到了Ezio白袍的腰带。他索性翻了身,面对刺客侧躺着,这样利用狭小的空间能舒服点。比较适应黑暗了之后,他隐约看见还算年轻的刺客优美的侧影,高挺的鼻梁,温柔的嘴唇,大师有点后悔自己在熄灭蜡烛之前没有仔细看一看熟睡中的Ezio,这个柔和的印象能够激发他无穷的灵感。但他并不想把Ezio画下来,一点也不想,这还是生平头一次。把刺客的容颜留在纸上这个想法让他心里有点刺痛,像一个人太过钟爱什么东西,连开口向别人提及它的名字都担心会失去它。他能闻到Ezio的气息,汗味,淡淡的血腥味,Leonardo不害怕血腥味,还有一点烟火气,他最近用袖枪用得很多么?不,这不是扰乱他的东西,让他不能平静的只是Ezio的气息。意识到这一点后他更无法入睡了。Leonardo用手肘把上半身支起来,伏在枕头上靠近过去,直到他感觉到二人的呼吸交汇到了一处。

他隐约看见了Ezio微合的眼睛。他屏住呼吸,尽管知道现在就是天上打雷都闹不醒沉睡的刺客。Ezio的气息浓烈起来。

Leonardo僵了很久,终于颤抖着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埋头轻轻在他耳边吻了一下,几乎就是用唇碰了碰,马上就移开了。好啦,坏小子,这是还你的。画家又停了一会儿,刺客没有任何反应,本该重新躺下的Leonardo忍不住想把恶作剧进行下去。他又压低了一点,吻在有点粗糙的面颊上,然后一路向下,直到碰到嘴唇。这时候他感到刺客的呼吸有点紊乱,吓得马上抬起头来,但是什么也没有发生,Ezio没醒过来。Leonardo等了几秒钟,重新俯身,这次大胆地在嘴唇上深吻了一会儿,Ezio很久没刮的胡茬有点扎痛了他的下巴。忘情的没能控制好分寸,当他意识到的时候,自己的手已经按在刺客的胸口上了。

啊……这不行。

怀着歉疚的画家迅速收回手去,重重地躺回了床上,为没有吵醒Ezio暗暗长出了一口气。然而就在他闭上眼睛调整呼吸准备正经入睡的时候,身旁的刺客一个挺身起来,有力的双手按住Leonardo的肩膀,整个人翻身压在了他身上。Leonardo甚至听得见Ezio的呼吸声。

“Ezio!”大师惊叫道,下意识地抬手抵住了刺客的胸口。Ezio在黑暗中轻轻地笑了,颇有戏谑的意味。

“我本来想忍过去的,大师,可是你太过分了。如果我今天休息不好可都是你的过错。”

“抱歉,Ezio,如果你乐意,明天可以再歇一天。”

“愿意奉陪。”

Leonardo还能说什么呢——反正他本来也不能入睡。




(最后还有一点小小的返场)

“我们谈谈怎么样,Leonardo。”早晨Ezio用手指绕着Leonardo的金发心不在焉地说,“你以后把窗户给我留下。”

“为什么?”大师有气无力地说,他还没从缺乏睡眠的影响中恢复过来。

“你想象一下,晚上你工作结束之后,回房间休息,而我随时可以从卧室的窗子爬进来……”

“走门。”

“噢不,Leonardo!”




(全文完)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85)
©亚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