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丽

银魂主银桂,可吃桂银,终桂,青葱。文野宰厨,无cp。普通地看火影,案山子角色粉,吃卡伊,自蛇不拆不逆。刺客信条el,看情况可能复活_(:з」∠)_游戏王暗游戏本命,蟹哥男神,偶尔写暗表但其实cp是北极点暗蟹

【刺客信条2,EL无差】月下鹰

食用指南:很短的一篇,Ezio第一人称抒情。顺便说,手里没有哲学手稿的时候跑到人家达芬奇门口蹲着看这种事,我自己常干。尤其是刚刚被任务虐过超想找归属感的时候。




月下鹰




城市的一天结束时,我的一天开始。

一刻的宁静都不曾拥有,尽管我几乎一个字都不说。每天如此,日复一日。

没有杀戮的时候,太阳在我身体里燃烧。

对我来说世界永远是安静的。走在街上的时候。从屋顶俯瞰的时候。坐在路边长凳上的时候。与卫兵厮杀的时候。当我的袖剑刺进他们的肋下,血流在我手上的时候,世界一片死寂。

但我没有一刻的宁静。

俯瞰佛罗伦萨的时候,我曾这么想:“我可以说这是我的城吗?”

我的城市?

这是我的城市吗?

没人像我一样精心地看护她。没人像我一样憎恨丑恶,珍惜温情。

我爱这座城。

但从没有人像我这样使她陷入恐慌之中。

他们怕我。

当我爬上阳台的时候。当我当街割开扒手咽喉的时候。当我从血淋淋的尸体上摸索钱币的时候。当我在角落里等待猎物靠近的时候。

他们咒骂我。

他们脸上带着恐怖的神情,从我身边逃开。他们恨我。

他们低语着我的名字,仿佛在念叨一个魔鬼。他们诅咒我。

我听见了一切,但保持安静。

但我没有一刻的宁静。

日复一日。我追赶扒手,雇佣扒手,混迹于妓女当中,爬上教堂,从塔上跃下,等待。

我扔钱给乞丐。

我在集市上割人的喉咙。

以血为生。这是个艰苦的人生,比裁缝和铁匠的日子苦得多。

有时我的医生都惧怕我。

我撒钱给卖唱的乐师。

我手上从未沾过平民的血。我毁掉的家庭不计其数。

我追随鹰隼寻求它的羽毛。

我看鸽子。

我越来越缺少感觉。

我与飞鸟同行。

我坚持活到下一天,下一小时,为了复仇。

为了见你。

为了找到那些我需要的手稿,为了见你。

为了破解。为了敲开那扇闪着光芒的门。为了逃,拼命逃离死亡,为了生存跑到我生命的尽头。

为了想想在你房间里片刻的宁静。

每当我因生命疲惫,被死亡榨干,我想到你。

在不被允许进门的时候,我蹲在街对面的房顶上凝视着你的门口。

我想把弓箭手的尸体抛到街上,像以前一样,但最后放弃了。因为那是在你的门前。

当我那位医生,那和蔼可亲的老先生瑟瑟发抖地挡住脸从我面前躲开。当我那嫌恶我没有能力还给她正常生活的妹妹暴躁地装作我不存在。当我从我麻木的母亲房间里走出来。冷冰冰的家里仿佛只有我一个人在呼吸,但我没有一刻的宁静。

当我一个人骑马在蒙特里久尼城墙外游荡,在月下孤独地寻找最后一片羽毛。当耳边只有呼啸的风声。

我感到想流泪。

我想到你。

想到这黑暗的大地上唯一一个光点。

一个我下意识反复默念的名字。


Leonardo.


Leonardo.


……




天就要亮了。佛罗伦萨的屋顶被柔光笼罩。薄纱一样的云散开了。新找到的手稿卷轴在我怀中安静地躺着,宝藏一样明亮。

是时候去见你了。翻过重叠的楼阁,奔向地图上那个小小的字幕。看见你转身向我看来,眼中含着温柔,像准备好了安慰一个无家可归的小孩。还有唯一能打破死寂的那声愉快的呼唤:

“Ezio?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全文完)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1)
热度(54)
©亚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