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丽

银魂主银桂,可吃桂银,终桂,青葱。文野宰厨,无cp。普通地看火影,案山子角色粉,吃卡伊,自蛇不拆不逆。刺客信条el,看情况可能复活_(:з」∠)_游戏王暗游戏本命,蟹哥男神,偶尔写暗表但其实cp是北极点暗蟹

[暗蟹无差] One Match 最后一战

不好意思,刚刚突然发现打错tag,实在太尴尬了,只好删了重发,委屈刚刚看的同学们。


食用指南:背景设定为不动游星前往冥界,以求和传说中的决斗者亚图姆见面决斗。只想码个小段子,前因后果就不补全了,所用技术默认是社长留下的。
One Match是Sarah Harmer的歌,歌名原意是“最后一根火柴”,火柴与比赛是用一个词。还有就是,咳咳咳,Match还有一对的意思,自己意会。很轻松的一首歌,也就是说除去庄严肃穆的表面现象其实是个甜段子【如果我还记得甜该怎么搞的话




“王,一个异乡来的游子守在门外,请求见王。”

寂静的宫殿大厅里,侍卫严肃的声音扩散开去,消失在巨大的石柱后面。许久没有回音。
高大的王座上,金色荷鲁斯之眼头饰下一双澄清的紫色眼睛轻轻睁开,像沙漠里珍贵的两鸿清水。王座背后的石柱间透进无数道阳光,面前的侍卫本来就不敢抬头,如此更是微微欠了身。

“何处来的陌生人?”威严的场合下,光中传来的声音年轻得令人惊讶。

“他说,是从异界来的。”侍卫恭敬地回答,从一板一眼的语气可以听出他并不懂这话里的意思,只是一字不差地转达来者的话。

片刻沉默。来到法老王的宫殿门前并不难。王归来之后有令,只要理由得王的准许,任何人都有进宫殿面见王的资格,但想来也极少有外乡人出现。“从异界来”,和当年的海马一样从生者的世界来的吧。现在这个年代,还有哪个人会闯入死者的国度只为见他一面呢。

“放他进来。”

“遵命。”

侍卫退出去了。自回归冥界以来许久没有锁起过的双眉又微微皱起,金色耳饰轻摆,暴露了其人心中激起的波澜。
大门缓缓打开,露出一个面对王座屹立的朴素人影,斗篷和风帽将全身包裹,为躲避风沙也挡上了面容,只露出眼睛。侍卫把门整个推开,人影依旧站在门外,目光越过整个空旷的大厅,直指王座上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睛。年轻的法老王注意到他身前裹着的斗篷下面隐隐有决斗盘的形状。来人的宁静和稳重有点出乎意料,上一个情绪激动的挑战者从异界来的时候可是不管不顾,径直闯到了王座脚下。

“陌生人,我准你到王座前来。”

少年王的声音比想象中的温和。来者低下了头,大概算是致意,然后依旧仰面望着座上的少年,仿佛毫不在意那光明宛若神明的威仪,从门口向王座走去,始终平静地看着王凌厉的面孔。胸前的千年积木晃了晃,反射金光,法老王不由自主地从王座上站了起来,紫色的披风在背后展开,动作之迅速几乎可以说是有失平日的稳重。两边的护卫悄悄地互相对了眼色。他们不知道惊了亚图姆的是什么。那双从大厅中间仰望他的深海一般的蓝眼睛,平静深远,如此熟悉。当他还在那个高楼大厦的世界的时候那双眼睛也曾这样,在最高的屋顶上隔着傍晚的风向他望来。一个他再未谋面的人。
来者走到大厅中间,突然抬手抓住风帽的边缘整个扯掉,压在里面的头发露了出来,灰色和橙色的发色十分显眼,脸上一道泪痕般的印迹。然后他松开了手,斗篷从身上散开掉下来,躺在了脚边。这个动作起初因为很像要掏出斗篷下面隐藏的什么东西,导致两边护卫一阵紧张,法老王抬手制止了他们举起兵器。并不是冥界的住民还能受到什么伤害,只是这个宫殿见证过太多邪恶的超自然力量了,而且这个陌生人的样子在所有不速之客中又可谓极其怪诞。来人抬起手来,只是把手上戴的决斗盘挡在了胸前。
他在王座前阶下停住了脚步。真容现在完完整整地展现在大厅里的人们面前。一身摩托车手的风衣长裤在这个国度无疑是奇装异服,侍者和护卫们都上下打量这个容貌清秀却打扮吓人,且在王面前没有意思要施礼的鲁莽年轻人,暗暗吃惊。
王怔怔地看着他,抬起的手势僵在半空中,将要开口时竟哽咽了。一个久远的名字在口中含了片刻,怎么也没能说出口。年轻人沉默地低下头,顺便转开了自己有些湿润的蓝眼睛。


“决斗王不动游星,为与传说中的决斗者一决胜负,前来见王。”




(以上为正文,以下为脑洞爆了的产物。)




“都退下。这是王的旧友和贵客,不会对王不利的。”

贴身侍卫领会了法老王的意思,上前拦下了守门的护卫,他们默默退到两边,不动游星蹲在地上用手护住头部的狼狈样子出现在亚图姆面前。法老王叹了口气,挥退门卫,然后示意贴身侍卫把游星带到大厅去。

“王,已经是深夜了,还是明天再发落吧。”

“无妨。”

说罢少年法老王就转身向王座走去了。侍卫没法,拖着不动游星跟上去,一直到王座脚下。刚刚被几个守门士兵暴打了一顿的游星力不从心,只能任其摆布。亚图姆安安静静地背对月光在王座上坐下,皎洁的画面与白天的光辉璀璨对比鲜明。褪去了金银首饰和斗篷的法老王,只身着素袍,和日间上朝一般俯视着座下来人。侍卫习惯性地推了不动游星一把让他跪下,法老王抬手制止了。

“游星可以不跪。你退下吧,没有事的。”

“王,那几个门卫……”

“履行义务而已,并没有错,你不必管了。”

侍卫施礼从侧门退下了。亚图姆宁静地端详着站在阶下还有点不稳的游星。眼睛现在还没睁开,脸上带着伤痕,风衣被扯得乱七八糟,全是尘土,嘴角带血,大厅里隐隐听得见他忍着不痛哼出来的急促呼吸声。他别过脸去,双眼紧闭,躲避法老王的目光。

“没有事吧,游星。夜里悄悄跑到寝宫门外左顾右盼,他们误以为你图谋不轨。需要叫御医来吗。”

游星摇了摇头,如果不是月光不够亮,可以看到他因为尴尬微微脸红了。亚图姆微微一笑。

“别逞强,如果真的没事,我就要说正事了。不动游星,未经王命深夜秘密来此,意欲何为。”

亚图姆问得很轻松,甚至有点戏谑的味道,因为他其实并不觉得游星有什么企图。游星睁开了眼睛。月光和暗影下的法老王,双目微垂,与黑暗如此和谐,这个光线下肤色的差异并不明显,让他想起曾经那个作为黑暗人格的武藤暗游戏。海蓝的眼睛微微闪动着月光,他有点看呆了。
不动游星毫无征兆地在阶前蹲了下去。亚图姆大吃一惊,以为游星身体有碍,从王座上站了起来。这个时候他看清游星是单膝跪了下去,在他面前低下头。

“Yusei?”

牵扯了身上的伤痛,游星闭上眼睛,靠紧膝盖才没有倒下。他的声音夹杂着不稳的呼吸声,低微却没有削减其中的决心。

“不动游星,深夜至此,前来侍奉王。”

绝对的沉寂。安静到游星觉得对方也许可以就这样听见他的心跳。过了几秒,或者许久,修长的手指抚上他宛若有一道泪痕的面颊,擦去上面的血迹。

“我准许你的愿望。”





(全文完)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12)
©亚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