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丽

银魂主银桂,可吃桂银,终桂,青葱。文野宰厨,无cp。普通地看火影,案山子角色粉,吃卡伊,自蛇不拆不逆。刺客信条el,看情况可能复活_(:з」∠)_游戏王暗游戏本命,蟹哥男神,偶尔写暗表但其实cp是北极点暗蟹

[暗游戏个人向] So Wie Ich 我心亦然

食用指南:
对于一部以羁绊/友情为核心的热血漫来说,本文要表达的意思可谓极端political不正确,因此事先警告:内容报社慎入,如果因文中体现的三观感到不适,请直接退出。本文涉及DM中多名角色,原则上不含cp向。时间线在多玛篇结束之后。文中“暗游戏”“暗”等指的是法老王,“武藤游戏”“游戏”等指的是表游戏。结局借鉴了あふれる感情がとまらないED画面和多玛篇中的一句台词。标题是一首歌的名字,码字BGM,中文是直译。


武藤暗游戏决定离开了。

清晨的天空微微亮起来的时候,暗游戏知道是时候起来行动了。在闹钟响起之前在床上睁开眼睛的不是武藤游戏。他换了衣服,走到写字台前,拿了六个信封和六张信纸,打开台灯,给钢笔注满水,在信封上分别写了六个熟悉的名字,然后把信纸一张一张地铺在桌面上。坐下来提笔的时候,他意识到游戏正在注视着他。
AIBO。
另一个我,在给大家写信吗?
Ah。
什么事需要写信?你没和我说过。咦……那是我的名字吗?为什么要给我写信?
我需要一个人处理的事。
需要我帮你吗?
抱歉,Yugi,我只能一个人处理。
那么……
可能有点过分,但我希望你回避一阵。

游戏沉默了。互相隐瞒对他们两个是徒劳的。如果游戏同意回避,暗毫不怀疑他的诚实,但是……

抱歉,Yugi。

突然丧失了对外界感知的时候游戏知道这是暗用精神力把他屏蔽在外了,而且是在没有任何解释的情况下。他推了推漆黑的四壁,无处可突破。他用力敲了几下,击打声在虚空中扩散开去。
“另一个我,另一个我!究竟出了什么事?我们可以一起解决的!”
没有回音。

另一个我……他不叫我伙伴了。

从五点到九点,从朦胧到大亮,暗游戏没有离开过写字台,沉稳地写完了六张信纸,也用完了游戏墨水瓶里的最后一滴墨水。然后他站起来,把它们按名字分别封在六个信封里。他把写着武藤游戏名字的那封留在桌上,拿游戏的包装了其余五封信,把包斜挎在身上出门了。
外面阳光正好。


暗游戏从来没想过要这么做。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做了这个决定。游戏强行切换人格输给以自杀相逼的海马时他没有这么想过,在决斗王国决赛场上面对城之内时没有过,同伴们称他“另一个游戏”的时候没有过,与拉菲鲁决斗输掉了游戏的灵魂时没有过。
但是他现在平静地这么做了。


第一个去见的是城之内,也只能是城之内。第一个从他头脑里跳出来的是城之内克也的名字。如果游戏知道这一切也一定会愿意第一个去见他的。他们在城之内家门口碰见了,那时候他正在打扫卫生,看见“另一个游戏”沿街走来,便迎着阳光先打了招呼,整个人和天气一样灿烂。暗游戏在他面前站住。他从那双紫色的眼睛里看出了一点让人伤感的东西。为了假装这个不存在,也为了把欢快的气氛继续下去,他迟疑片刻之后有意提高了嗓门:
“喂,你这家伙为什么一点赢了的样子都没有?这么不振作怎么行。”
“赢不赢不重要了。”
“开什么玩笑?你这一次可是……”
“我是来告别的。”
城之内噎住了。微微仰头看他的少年微笑了一下,异常温润,没有喜悦,也没有压迫感。
“告别?你要去哪儿?”
暗游戏伸手从包里拿出了一个信封递给他。那上面用不属于游戏的字体写着城之内的名字,陌生到落寞的地步。
“这是我留给你的。每个人都有,你们以后交换着看我也不介意,但是保证在今天太阳落山之后再打开。”
城之内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
“那么,你还有什么要说吗?”
“可是,Yugi……”
“我不是Yugi。要离开的是我,不是Yugi。”
城之内一下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可是,可是,也不用像再也不回来了一样吧。”
“我不知道了。”
“别啊,Yu……我是说,另一个Yugi,我还要继续挑战你呢。”
“你可以先超过Yugi再说。也许他比我厉害。如果你说完了,我就……”
“不对,”城之内打断了他,“你这家伙不说明白就来告别,我们怎么放心放你走?”
暗游戏叹了口气。
“击败达姿,赢回所有人的灵魂之后,夏迪又来找过我了。”
“有千年钥匙的那个人?”
“他给我提供了一个新的选择。”

……

城之内一片空白的表情不再好笑了。紫色的眼眸映出金发少年的影子,像满满的湖水,然后转开了。
“城之内,你是优秀的决斗者。你是Yugi最珍惜的朋友。”
“真的不需要我们吗?”
“在决斗王国和暗貘良的黑暗游戏里,你们第一次知道我的存在。我不知道我是谁,只通过游戏知道你们是谁,还担心过你们能不能接受我。那个时候你说,不管是哪一个Yugi,Yugi就是Yugi啊。那句话我是相信的。”
“啊……”
“你说你相信游戏的时候,我相信。你说你要努力超越游戏的时候,我相信。你揪着我问把游戏弄到哪里去了的时候,我依旧相信那句话。
“我很幸运,你能把我当作你的一个朋友。但是从今天开始事情和以前不太一样了。不用去找我,你知道我不是和你们一样的人,不太可能找得到的。
“替我向静香问好。”
“只要你需要帮助,随时回来,我们义不容辞。”
“再见,城之内。”

暗游戏即将从城之内面前转身的时候有点不平静,和在决赛场上将要消灭千年龙的时候一样,但他这次没有表现出来。
“另……好吧,不管你是谁,一定不要让大家失望!一定要回来!”
暗没有回头。城之内想起手里这封信,随手就要撕开,封口处突然闪现了一下金色的荷鲁斯之眼。城之内一声惊叫,像被火烫了一样疯狂甩手。已经走出去一段的暗游戏在他看不见的角度苦涩地笑了一下。
“太阳落山之后,记住了。这也是黑暗游戏。”
“喂,你不会真要一走了之吧,Yugi?”城之内苦着脸叫道,“这不会真的是永别吧?你别开这种玩笑,Yugi!”
少年停下脚步,背对城之内在原地站了片刻。

“我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


找到孔雀舞费了很大工夫,但正好可以赶上午饭。和金发女郎面对面坐在餐厅里,这个场面仿佛当初鹰身女郎和黑魔导在赛场上对峙的样子,暗游戏比平常还要冷漠。舞对这个游戏的样子微微起了疑心。虽然在决斗场上他也是冷到了骨子里,很少表现出太深的情绪,但那时候他至少还活着。她面前的这个游戏没有一丝生气,像一个因为伤透了而变得空洞的人,一个心碎了或没有心的人。仿佛曾经有的一层火热的东西缺席了。他冷到心脏里了。
“Yugi,出什么事了吗?你看上去不好。”
舞的声音里多了大姐一样的关怀,暗游戏稍微一惊。孔雀舞敏锐太多,不能和城之内一样对待。
“有些事和那帮小孩子谈不来,我也许帮得上忙。”
暗深吸了一口气。有时候有些人的善意足以动摇一个孤独的决心,但他只是想了想而已。
“我是来告别的,舞。”
不在意料之外,舞并没有表现得多惊讶,听见这句话反而笑了。
“要去哪里,Yugi?”
“不知道你有没有明白,我不是Yugi。”
写着孔雀舞名字的信封轻轻放在餐桌上,推到她面前。
“武藤游戏并没有要离开,走的是我。这是给你的。记得今天太阳下山之后才能看。”
舞沉默了很长时间。
“那么,为什么?”

……

“我可以选择继续留在武藤游戏的心灵里,也可以选择作为另一个人脱离出来。”

……

舞的神情变得严肃了。她轻轻把手放在暗游戏死死交叠着放在桌面上的双手上。暗脸色一变,首先的反应是把手抽回来,但舞固执地按住了他。
“后面的事也许会很危险,而且我们都帮不了你。我相信你,但一定要保重。”
“刚才我以为你会拦着我。”
金发女郎摇了摇头,露出一个同情的笑容。“只有那群小孩子们才会把友情什么的天天挂在嘴上,仿佛谁离开谁就什么都完了一样,但是有些事就是一个人的,谁也不能代替感受,谁也不能一起承担结果。Yugi——我不知道叫你什么好,暂且还是叫Yugi吧——一个人总有必须单独面对的事,只要你觉得必须这样。”
“谢谢你,舞。”
“明天我也要离开这里,你大概也不会回来了吧。这可能就是——再也不见了。如此一说有点伤感呢。”
“再见怕是难了,但我不会忘的。”暗游戏笑了一下,“看得见的,也看不见的东西。谢谢你,舞,我再也没有犯过那样的错误了。”
“那么,祝你好运。”
“再见,舞。”


暗游戏倚着门框站在门口的时候,貘良和本田正在俱乐部下棋,两个人都棋艺不精,谁也下不过谁。就在这个时候本田感到有对异乎寻常的目光在注视着他们,就向门口望了一眼。
“啊,Yugi!快来帮我解这一步!”
“这不公平啊本田!”
暗似有似无地笑了笑,走到桌边,从包里分出两封信,像没看见棋局一样直接把信一边一个搁在棋盘上,推倒了几枚棋子。
“咦?有什么话不能说,一定要写信?”
“我是来告别的。”
两个人都不说话了。
“这是留给你们的信,太阳下山之后才能打开。不用担心,武藤游戏不走,他还会是他。要走的是我。”
“哦——你是另一个Yugi。”貘良轻轻地说。
“可是为什么要走?有什么事吗?”
“这个你们不需要知道。也许舞说得对,有些事只能一个人承担。”
“舞?”
“我向她告别过了。还有城之内。我会想你们的。”
“另一个Yugi,我们也会想你的。”
暗游戏不由自主地望了一眼貘良了澄澈的蓝眼睛,像当年在夜幕下每个人都把自己的王牌放在中间一样,像化身为变心的貘良平静地对他说“攻击我吧”一样。曾几何时那里曾经被疯狂的黑暗侵占过,但清澈的颜色最终挣扎到了最后。
“貘良,我还记得那一场游戏。变心那张牌用得漂亮。”他说,“我当时没想到还有什么解决办法。”
“我只是喜欢那张牌而已,我从来没有变过。”貘良说,“而且我记得当时看见你的时候那种有希望的感觉。是你救了我们所有人。”
“不,如果不是……”
“等等,这是怎么回事。”本田打断了对话,“你们怎么这么自然就开始道别了?貘良,一句话都不说就接受了这个事实吗?”
“我确实应该解释一下。”

……

“如果我选择成为另一个人,他会用法术给我重塑一个身体。”

……

“你这家伙不会相信我们会放你一个人去那么危险的地方吧?”
“不会。但是从今天开始,一切都不一样了。”暗游戏平静地望着本田,“我不会带走什么,你们的回忆还是关于Yugi的,Yugi还在这里,还是朋友。我会作为另一个人离开。
“从前发生的事我不会忘的。那是你们和Yugi共同的一部分回忆,却是我现在有的全部回忆。记得我存在过的人,我都会记得。
“替我向御伽道个别。我没有可以写信跟他说的。”
“他会非常遗憾,没有当面和你告别。”
“他知道我们总会在游戏里见的。再见,貘良。再见,本田。”

暗游戏从门口消失的时候,貘良了突然感到一种黑夜即将逝去的感觉,无条件的安全随之没有了。他回头看了一眼棋盘,把信移开,但是不记得原来棋子都在什么位置了,于是就近把它们挨个立了起来,然后怔怔地看了一会儿。
“本田……这下好像就是平局了。”


风吹动着白色风衣的下摆。海马什么也没说。
“Kaiba。”
“没什么可说的。”
“我给每个人留了信。你大概不需要。”
“也没时间。无非就是些没用的。至于无法写在纸上的,我都了解。”
“Kaiba……”
“你是Yugi还是其他什么人我不关心,但走之前没有时间一决胜负真是可惜,不然用青眼送你更合适。”
“我可不想用黑魔导告别。”
社长微微仰起下巴,用居高临下的目光打量着暗游戏,这本是一个容易激怒别人的表现,但暗非常清楚海马也会用这种方式掩饰真实的眼神。两双眼睛从彼此中看到了一样的画面,青眼白龙,mind crush,站在城墙上向后退去的海马,怒吼着攻击的暗游戏。
“撤销进攻的不是我,是武藤游戏。我是不会中止攻击的。我会赢。”
“我知道。”
“我没有什么要和Mokuba说的,代我向他问好。”
“不用你惦记。”
“再见,Kaiba。”
“Yugi,你记着,我会找到你的,然后击败你。在此之前你去任何地方都没有用。我会下地狱把你拖上来。”
海马的声音很平静,就像吩咐手下去开飞机的时候一样,就像他不是在对暗游戏远去的背影说话。

“……不会的,Kaiba。”


暗游戏把杏子的信顺着她家门缝塞了下去。他感觉到不能当面和她告别。
现在包里空了。所有的信都送出去了。天色渐暗,已经是黄昏了。暗游戏站起身来,抬手挡住最后还有点刺眼的金色阳光,仰面对着傍晚的太阳,夕阳的颜色给他整个人染上了一层薄薄的暖色,除了那双冰一样冷静的紫色眼睛。太阳就要下山了。
明明已经挡住阳光了,暗还是有点想流泪。


回到家里的时候,太阳只有一点余晖了。看了信的同伴们一定会马上赶到武藤家来,必须抓紧时间。暗游戏看了看桌上躺着的写着“武藤游戏”的信封,把包挂回原处。这时他听见头脑里传来一个细小的声音。
另一个我。
他不是很惊讶。
Yugi,你出来多长时间了?
从你和貘良本田说话的时候,我就冲出来了。
暗闭上眼睛,轻轻冷笑了一下。我不应该觉得自己能关得住你。你的信我留在这里了,你可以在任何时候看。
另一个我,你可以不离开我们,你可以让我们和你一起去找回你的记忆。他们不止是我的朋友,也是你的。
谢谢,Yugi。
暗游戏翻了翻抽屉,拿出一个纸袋来,从里面倒出两片白色的药片,然后倒了杯水。
另一个我,你在干什么?
医务室一次只肯开两片,不过够了,只需要一会儿。
那是安眠药吗?你为什么要这样?
对不起,Yugi。
把药片倒进嘴里,一口气用一杯水灌了下去。游戏还在头脑里拼命敲打着,叫喊着“另一个我”。 暗游戏关了灯,走到床边安安静静地躺了下来。
另一个我,为什么?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为什么要写信?我们不是伙伴吗?
紫色的眼睛轻轻合上了,留下两旁的两道泪痕。两个游戏共同的思维里出现了一个画面。奥利哈刚结界迅速向心如死灰的暗游戏包围过来。
谢谢你,Yugi。
暗游戏跪在地上,眼神一片空白。同伴们跑了过来。愤怒的城之内揪着他的领子怒吼着游戏的名字。
这一次我必须是一个人。
暗的眼泪浸湿了地上的泥土。

再见,Yugi。


天完全黑了。
夏迪出现在房间里的时候,少年正在熟睡。他用千年钥匙点了一下武藤游戏的额头,暗游戏的虚影坐了起来,平静地看着他。
夏迪。
“无名的法老王,是时候回到原来的样子了。”
暗游戏站起身,回头看了一眼昏睡中的游戏。
不用原来的样子。保持和现在一样。
“还是和这个少年一样吗?”
和我现在的样子一样。
“如你所愿。”
我们走吧。
“你依旧需要千年积木的力量。”
暗游戏望了一眼床头的千年积木。
千年积木选中的持有者是他,不是我。留给他吧。
“如你所愿。”


杏子晃了半天才把游戏叫醒。少年迷迷糊糊地坐起来,眼皮沉得抬不起来。
“另一个我,另一个我……”
“我们都知道了。另一个游戏已经走了。”
武藤游戏猛地一惊。杏子,城之内,本田,貘良,都在他的房间里。是爷爷让他们进来的。他抬头看了一眼床头的千年积木,抬手拿了过来。
“他不在这里了。”他低声说,“我能感觉到,和以前不一样了。”
“他给我们每个人留了信。”城之内说,大家都把信从口袋里拿了出来,“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话,他走的原因也在这里。只是必须太阳下山之后看。”

击败达姿,赢回所有人的灵魂之后,夏迪又来找过我了。他给我提供了一个新的选择。我可以选择继续留在武藤游戏的心灵里,也可以选择作为另一个人脱离出来。如果我选择成为另一个人,他会用法术给我重塑一个身体。然后我会一个人去寻找我从前的回忆和我真正的名字。
我选择了第二个。

“那是他给我的信。”
游戏从床上跳下来,走路还有点不稳,去写字台上拿了信。上面用陌生的字体写着他的名字:武藤游戏。
“我们都看过了。”本田说,“Yugi,看看他给你留了什么。”
游戏沉默了很久,又把信放了回去。
“他说我可以任何时候看。我可以选择永远不打开。”
“Yugi……”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一去不复返,不知道他会不会还需要帮助。在有确切的答案之前,我不会和他告别。”
不会的。虽然……你并不是另一个我,也不是武藤游戏。


暗游戏走在熙熙攘攘的街上,天蒙蒙下着雨,路人行色匆匆,不断与他擦肩而过。他还是原来的样子,和切换成暗人格的武藤游戏一样,但这不是武藤游戏的身体,是他的。
这世界如此拥挤,如此喧闹,这一个灵魂却与一切无关。
等一下。
他突然停了下来,在潮水般的人群中,回头望了一眼空濛的天空,像注意到了什么奇异的东西一样,但其实什么也没有看到。
这感觉仿佛在另一个时间线,另一个世界里,被很多很多目光注视着,和被热烈地爱着,也许是真的,也许是幻觉。

啊……不管是哪一个世界,不管是谁。只要还有人记得我,我就可以无数次地复活。

(全文完)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13)
©亚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