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丽

银魂主银桂,可吃桂银,终桂,青葱。文野宰厨,无cp。普通地看火影,案山子角色粉,吃卡伊,自蛇不拆不逆。刺客信条el,看情况可能复活_(:з」∠)_游戏王暗游戏本命,蟹哥男神,偶尔写暗表但其实cp是北极点暗蟹

[暗蟹无差] Six Feet Under 九泉之下

食用指南:
1. 标题灵感来自Billie Eilish的歌Six Feet Under,全程码字BGM。总体是单方面疯狂虐蟹刀片,一只单相思到变形的蟹,但结局还会迷之HE的。
2. 在高速车道上摔飞不仅生还且住院两天就没事算是沿用动画的传统。至于打牌毁灭/拯救世界这个设定,都已经看游戏王了,是吧!
3. 时间点定在超融合剧场版之后,也就是蟹哥返回自己的时代之后,在5ds里的时间线是乱塞的就别纠结了……
4. 蟹哥对不起!蟹哥对不起!蟹哥对不起!【重要的事说三遍






“Yusei……Yusei?”
遥远的声音传来,像梦中的呼唤,有时飘忽着像要靠近,有时又片刻消失在虚无的远方,如同溶解了一样。游星很疲惫,疲惫到抬不起眼皮,隐约记得自己在进行什么,但思维也逐渐在融化流失掉,他越来越想不起来了。他不应该陷入这个昏昏沉沉的状态,好像有什么事应该完成,好像忘了什么事。他醒不过来。
“Yusei!”
游星一个激灵,盘桓不去的云雾驱散了一点,他用力睁开了眼睛。光亮突然透入让他蒙了一刻。他把手举到眼前遮挡了一下阳光,发现自己仰面躺着,背后贴着微凉的车道。杰克严肃地看着他。
“发生了……什么?”
“你从D轮上下来就晕倒了。”
“我晕了很久吗。”
“只有一会儿。”
游星挣扎了一下从地上坐起来,头还有些晕,杰克把他拽了起来。他摸了摸头上,没有头盔。旁边的秋把红盔递给他。刚刚他倒下的时候几个人为了方便检查情况把头盔摘了。
“Yusei,你身上不舒服吗?”
他摇了摇头,把车盔重新戴在头上。龙亚拉住了他。
“Yusei,今天还是休息吧,这样不行的。”
游星轻轻把龙亚的手从自己手臂上拨开。
“不用。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要紧。”他没有语气地说。
“Yusei……”
不动游星活动了一下手指,刚刚还感觉有点麻木,现在已经没有异样,最后一点晕眩也消散了。他抬起头来望着红色的D轮,它在阳光下呈现出异常明丽的色彩。
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不久前还在另一个时代驰骋过。






(天崩地裂,生灵涂炭之时,唯一颗流星划破压顶的黑暗,顶着迫在眉睫的灾难,也顶着万人绝望的希望。是谁忍受着伤痛,心思缜密,步步计算着翻天覆地的翻盘?
那样一个人……或许也有资格称得起王的名号吧。)






我感到我们还会相见的。那个时候,我要和你决斗。


不动游星沉吟着,手里的杯子拿起来半天,一口也没喝过。桌边的同伴们以为他还是身上不舒服。乌鸦问他要不要换一杯热的。他摇了摇头。
“思虑太重,太伤神了。”秋说,“大家都相信一定可以找到办法的。你何必这样。”
“我相信。”
“游星还是歇几天吧,最近练得太辛苦,光这样跑不行。D轮也该维护一下。”乌鸦说。
“游星想尽快破解高速同调,”杰克说,“硬件已经解决了,余下的问题我们没有办法帮他了。”
但其实乌鸦说得不错,他这两天跑的路程几乎赶上平常半个月的了,每次布鲁诺掀开引擎盖的时候都被沸水一样的温度吓一跳。不管游星怎么沉默,所有人都清楚地看到他逐渐向癫狂的方向滑去。
我没法告诉你们是为什么。




不用在意我,破坏星尘龙吧。
不动游星的眼眸仿佛闪动着泪光。暗游戏用奇异的眼神看着他,像是在看一个有长久默契的老友,然而这个对视其实相隔了那么多岁月,他们只见过不到半个钟头。不动游星刚刚面对法老王的灵魂时莫名震悚。传说中的最强决斗者意外地充满了黑暗的气质,虽然说出的话鼓舞斗志,但总让人有点忌惮。
啊,Yusei。
暗游戏对这个后辈的紧张反应微微感到有点好笑。到了这步就不得不破坏星尘龙,也太容易技穷了。不过Yusei,你很好。
我有礼物要给你。


“传说中无名法老王的灵魂,原来是真的存在过的。”杰克说,恨不得红龙来接走的是自己,“游星你小子太幸运了,所有的龙印者里只有你有机会见到他。”
“然而也没有机会和他决斗。”
“真希望红龙能再送人穿越时空一次。”
“不可能的。”游星放下杯子,低头打量着手里的星尘龙,“红龙怎么会因为满足你和武藤游戏决斗一次的愿望就出现。那可是在各个时代都面临毁灭的时候才带我去他的时代的。”
“如此说来,法老王的灵魂现在在哪里?”
“传说无名法老王的真名重见天日之后,他就回归冥界去了。那就是现在还在冥界吧。”
“冥界的话……”
“就是说,已经和我们生死相隔了。”




Yusei,这样你的星尘就夺回来了。
原来不管看起来多么冷峻,他心里一直记着要为我把星尘夺回来。紫色的眼睛用余光打量了一下游星,带了一点胸有成竹的戏谑。Yusei,刚刚可是让你紧张了一回。要相信我。
相信你。但是从那以后你的阴影挥之不去,萦绕在我思维的每一个角落里。开始我想在疾驰中忘怀一切也不去想你,只有在疾驰中。从每天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开始,我就想起要想办法摆脱你的回忆,直到夜里失去意识的那一刻之前,只想待在D轮的车道上。那风呼啸的声音和感觉,那引擎的轰鸣声,成了生存的常态,只要速度一降下来,我就不能呼吸。
高速同调……也许是此世巅峰的速度吧。可即使达到了那个速度,能再次把我送到你面前吗?即使突破了那个临界值,能使我冲破生死的界限吗?






(风雷中只有一个少年,心如止水,眼眸湿润,战场瞬息万变,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那样一个人,不管看起来多么沉默和温和,不会向任何一个人俯首称臣吧。)






再次在驾驶员的位置上坐下,握紧操作杆,他深吸了一口气。
“Yusei!”他隐约听见一个女孩子疯狂的尖叫声,也许是龙可,也许是秋。




“Yusei。”
那双紫色的眼眸,像从水底浮现上来的一样,隔着微漾的水面,也许是在凝视他,也许什么也没有在看,水光盈溢,宛若含泪。那个声音深沉而刚毅,没有命令的强硬,却有千年古树般的坚定。


“Yugi……Yugisan?”
速度太快了,游星的手快抓不住操作杆了,D轮的震动不正常,机器发出不详的轰鸣声。眼泪从眼眶里往外溢,他拼命睁大深蓝色的眼睛阻止泪水滑落下来。那双坚定的紫色双眸之下渐渐展开一个胸有成竹,又无限温柔的笑容。传说那样的笑容只有过一次,在王回归冥界的那一天,在那之前他从未放下过心上所有的负担,在那之后再没有人见过王的面容。
“不,不是Yugisan。”游星闭上眼睛摇了摇头,一滴细小的泪珠从睫毛上甩了出去。D轮颠簸了一下,他慌忙握紧手柄,下意识地大口吸着空气,像一个因为哭得太厉害而缺氧的人。他知道同伴们还在疯狂地喊他的名字,但他听不到了。他注视着那双紫色的眸子,与他一样坚毅,与他一样温柔。他像抽泣一般喘息,听见自己的声音充满哭腔。


“Yusei。”修长的手指紧握成拳,落下去隔着深蓝色校服贴在胸口上。“我听见你了。”


“快到了……速度就快到了!”
游星说,没有眼泪,听起来却泣不成声。弯道一晃就撞到了眼前,他猛地扳过操作杆压到了底,车体剐蹭隔离带发出刺耳的声音,勉强抄过了拐弯。那景象如此真实,仿佛D轮带起的风吹动了校服下摆,仿佛他伸手就能触到在风中疯狂飘拂的金色刘海儿。他真的向前附身探出手去,这个动作导致脚下油门松了片刻,影像瞬间从他指尖退开了。他仰头注视的样子像个纯真的朝圣者,深蓝的眼睛平静无波,深且真诚。影像又笑了,有点戏谑地闭上了眼睛,风吹过他犹如沉睡的面容。
“我听见了你的声音,在另一边。我知道那是什么。”


“你不是武藤游戏,你是王様……不行,速度还没到,总是差一点……”


少年闭合双目,在虚空中长长地叹息了一声,他的呼吸搅动了不存在的水面,波纹模糊了游星的视野。
“因为我也思念你,Yusei。”


不动游星发出一声痛苦的暴喝,绝望中把油门踩到了底。下一个弯道像从地下突然冒出来的一样顷刻即到,转变角度太大,D轮车下打滑,车身整个失控在道中间飞转几圈,巨大的离心力把神情恍惚的驾驶员粗暴地甩了出去,他像死了一样毫无动作。影像倒吊在他面前,以一个放松的姿态伸展双臂,像在享受乘风的自由,深蓝校服披下来垂在他头顶上。他的眼睛离得那么近,游星可以看见紫罗兰色中清亮的水纹。
“你得回去,Yusei。”他用轻柔的口吻说。


飞在半空中的时间只有几秒。游星斜撞上地面滚了出去,他听见骨头因为不堪重负而碎裂的声音,天昏地暗,甚至感觉不到痛。后背最终靠上地面,一切复归静止。
“王様。”他动了动嘴唇,发不出声音。“王様,留下。”




“Yusei!”
吓坏了的同伴们跑了过来。乌鸦蹲下身来去试游星的呼吸,却被他的呼吸吓了一跳。摩托车手双眼张大,竭力要看清空中的什么东西一样,眼睛一动不动,脸色苍白,表情却异常平静,没有一丝痛苦的迹象。
“Yusei!”想到了最不祥的结果,乌鸦大声喊道,“Yusei,你醒醒!”
游星眨了下眼睛。
“乌鸦……?”
几个人暂时出了一口气。
“我叫救护车来,你们看着他别动。”
杰克跑出去了。沉默了片刻,游星努力几次,终于吃力地翻了个身侧身着地,用手撑住地面,发力的时候因为伤痛哼了一声。
“Yusei,你干什么?现在还不能动。”
游星摇了摇头,无力地挡开了要制止他的乌鸦,艰难地撑起上半身蜷起双腿跪坐起来,完成这个动作后他停下来喘息了半天。片刻蓄力之后,游星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像一个用废旧零件勉强凑成的机械装置,组合不起来,稍微一动就整个要散架。其他人都惊呼起来,但他微微附身打了一个阻止的手势,没有允许任何人再搀扶他。
“车肯定要修了。你今天怎么了,不舒服怎么不和我们说?”
游星用不听使唤的手脱下了头盔,任它掉在地上。裂了几块骨头他不知道,这副骨架就像火一样在体内剧烈燃烧着,只想散落瘫倒在地上再不起来。他开始向D轮一步一步地挪过去,身体几乎驾驭不动,随时要崩解。
“你……”
但是他听不到其他人后面的话了。




没有了。雾没有了,水也没有了。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象。他又听见自己发出抽泣般的喘息声。没有用的,没有速度可以把他带回去,那是多少年前的事,那是已经安息于冥界的法老王。
“到了……就快到了……”游星无意义地呓语着,剧烈地摇晃着,像失控中的D轮。他在原地站住,望着地上熄火的红色摩托,一种前所未有的酸楚向上翻涌,从胸腔淹没到了整个呼吸道。快要崩溃了,这副骨架快要撑不住了,这双眼睛快要装不下去了。
“就……快……到了……”
不动游星重重地跪在了地上,双手下垂,仰头望着空旷苍白的天空,眼泪从他海一样的眼睛里涌出来。他闭上了眼睛。




“为什么让我能够见到你。”




“我们不会再见了。”




“为什么让我能够见到你。”




我爱在九泉之下。不知我亡去之时可能重逢。






(万千星辰在他上空散开来,他却恍若不见,在那双巨翅的笼罩下,没有恐惧,也没有笑容。
那样一个人如果流泪,是心上背负了多少、多久的悲伤呢。)






“游星醒了吗?”龙亚的声音。
“还没,但医生说脱离危险了。”秋的声音。
“这个时候突然受伤,游星的精神状态又不对,这样不能比赛。”
“他只是想快点破解高速同调吧。”
“可是……”
“龙亚,我们出去说,让游星安静一会儿。”
脚步声。关门声。


游星深吸了一口气,不太想得起来发生过什么,只感到自己似乎不久前流过很多的眼泪。昏睡中没有梦。他睁开眼睛,望着空白的病房天花板,心里一片死寂。
眼泪已经干了。
他感到有点渴,动了一下右臂,发现手上打了石膏动弹不得。他想坐起来,然而全身移动都吃力。正在他挣扎不起的时候,水杯突然送到了他眼前。游星犹豫了一下。
握着杯子的五指修长有力。
“有一阵不能动了,Yusei。你不会是想这样逃避比赛吧?”
不动游星双眸一紧。
他转过脸去,看见的是梦里才有的图景。金色和暗色的头发,绛紫眼眸,习惯性眉头紧蹙,深蓝校服像披风一样散在背后。坚如磐石的少年平静地伸手把杯子递到他面前。
“这不可能。”
“Yusei,我听见了你的声音。”
杯沿凑到嘴边,游星用力抬起头大口吞了几口清水。水的质感是真实的,不像是梦。
他一阵头晕目眩。
“你怎么会……”
“因为我也思念着你,Yusei。”暗游戏把杯子放回桌上,淡淡地说,“也许这是个预兆吧,也许你终究还是能突破那界限的。”
“就是这样?”
“就是这样。用这样的代价召我来,你有什么要说吗?”
“王様,”游星挣扎着要从病床上坐起来,“你知道我为什么唤你来。我知道你是……”
暗游戏把手按在游星的肩上,制止他继续说下去。
“不要这样叫我。”
不动游星望着暗游戏。海蓝色的眼睛又对上了那紫色中含着的水纹。
“你是不动游星。你不必这样叫我。”






(燃一把烈火,筑一层寒冰,都在他面前退去。然而他从未想过要粉碎什么,或毁灭什么,他只是捧一颗赤诚的心到你面前来。
那样一个人,有资格这样站在王的面前吧。
那样一个人,是不动游星啊。)


(全文完)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4)
热度(17)
©亚丽 | Powered by LOFTER